現在是政治在決定世界的方向 —專訪法國前總理多米尼克·德維爾潘

  發展和繁榮是打擊極端化和偏見的最好武器,加強教育、就業和公共服務是對憎恨和孤立的最好回擊。

作者:本刊記者 何子維 發自深圳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1-26
  多米尼克·德維爾潘(Dominique de Villepin)是典型的法國之聲。
  2003年2月14日,時任法國外交部長的德維爾潘在聯合國安理會上發表反對美國對伊作戰的講話,被譽為反戰、反美國單邊主義的時代最強音。甚至有美國媒體評論稱,在這個外交部長大多缺乏棱角、乏味如黨棍的時代,德維爾潘太突出,好像是一個時代的錯誤。
  作為法國前總理、戴高樂精神的傳人和希拉克理念的執行者,德維爾潘對多極世界和多邊機制抱有堅定的信念,堅持認為任何情況下都必須以法律為國際秩序的基石,相信對話與寬容的精神。
  面對《南風窗》記者的提問,德維爾潘理解問題的速度快得驚人,很難找到一個像他這樣的人—用政治家的敏銳視角、詩人的豪言壯語,發現問題,提出方案。
  
  政治在決定世界的基本方向?
  南風窗:作為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的特聘教授,你為什么會來到中國教學?從政壇走上講壇,你接觸了許多中國企業家,他們身上什么特點令你印象深刻?
  德維爾潘:教書是我喜歡的事,它可以讓我繼續投身于公共利益之中。我希望盡自己的綿薄之力,幫助中國年輕人理解世界的復雜性,向他們解釋擁抱全球的耐心、速度、精準度與想象力。我更愿意看到中國的企業家承擔起應有的責任,并參與全球化的冒險。
  在這個國家,每一個人都應該強烈地感覺到他們的力量,這股力量推動他們努力工作,理解世界,尋找通往美好未來的答案之匙。令人欣喜的是,我看到了中國企業家的雄心和決心,還有對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持有絕對的信心。強大的信心是他們擁有的重要品質,強大的中國更是世界的機遇。
  南風窗:在國際交流和自由貿易面臨威脅的情況下,中國企業家拓展海外市場面臨巨大的挑戰。你對此有什么建議?
  德維爾潘:開拓國際市場是一個多樣化的過程,其中涉及的事情是很復雜的。全球化已不再局限于貿易活動,它變成合作伙伴關系和合作項目,而這種關系要求有保障、有韌性、有能力評估和承擔風險。
  首先,企業家尋求海外市場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即使你認為自己已經獲悉了所有事情,但在充滿不確定性的當下,在幾周、幾月或幾年內發生的那些變化,將是你所不能預知的。三年前,誰能想到英國會決定退出歐盟?兩年前,誰能想到美國會摧毀這么多全球合作的成就?因此,你需要對所有事物抱有廣泛興趣,循序漸進地學習。
  其次,這個過程不是學習某個單一的領域。相反,它需要你涉獵更加廣泛,比如學習專業知識,備好路線圖和日歷。或者,當你面對不同地區的市場時,要了解當地的文化,通過與當地人的溝通交流,為你提供參考建議。
  一些中國企業家相信,有錢能使鬼推磨。我并不認同,我不認為錢是萬能的。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文化的問題。在20世紀我們覺得金融是關鍵,但現在不是這樣了。現在是政治領導世界,政治在決定世界的基本方向。無論投資什么、開拓何處,都需要考慮政治環境、政治情景。
  對其他國家地區而言,他們必然會考慮一個事實—雙贏—考慮你能創造多少就業機會,你的商業模式是否可持續。作為企業家必須尊重彼此的文化,建立雙贏的伙伴關系,以創造性和動態性的思維來開拓市場。這非常關鍵。
  南風窗:你這些建議對“走出去”的中國企業來說,十分重要。你還曾指出,全球經濟競爭要求企業采取新的品牌打造和傳播方式。
  德維爾潘:建立國際化品牌十分重要。它是一門讓世界各地都能理解的營銷、貿易語言,使其能在世界范圍內傳遞共同的品質、服務和價值。但品牌是一個非常具體的東西,它不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就輕易形成的。
  如果你希望一步步地創造在不同地區被認可的、強有力的一個品牌,就意味著,你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擁有堅定的決心和積累無數的經驗。
  傳播也非常重要。任何想要實現全球化的公司,都需要能在不同的市場傳播自己。因此,我們要考慮因不同市場的特殊性作出調整。我們更要考慮,一家強大的公司不是為了你個人的快速發展、快速盈利而創辦的,而是為了創造企業價值和精神,能夠將這種文化遺產傳遞給下一代人。
  伴隨這一漫長而復雜的過程的,可能是成功,但也有失敗。然而,失敗不可怕,反而十分珍貴,因為你可以從失敗中吸取教訓、做更好的調整—傾聽公眾的聲音,傾聽客戶的聲音,傾聽市場的聲音,以便做得更好。
?
  締造歐洲與中國的多邊機制
  南風窗:2018年11月11日,第一屆“巴黎和平論壇”(Paris Peace Forum)在巴黎舉行。這讓我們回想起1919年,美國總統威爾遜在當時的巴黎和平會議上提出的十四點計劃。這個計劃作為一個新的治理理念,推動構建一個世界新秩序。但一百年后的今天,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法國總統馬克龍表達了對“全球治理”截然不同的看法。你認為,這兩種關于國際關系的不同思想將引領我們去向何處?
  德維爾潘:一戰百年的紀念活動中,馬克龍總統也邀請了特朗普總統參加。在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進入分裂的時刻,這被視作是和未來協商,為多邊主義合作鋪路。
  在過去的兩年時間里,美國越來越多地挑戰多邊合作機制。這對今天而言,是一大意外。1945年二戰結束,美國締造了新的世界秩序,形成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世貿組織等機制。自特朗普上臺后,推出“美國優先”,拒絕全球多邊合作,極大地推廣了一種孤立主義和單邊主義。我們可以看到,美國退出TPP的同時,也考慮把TTIP變成一個僅僅由歐洲參與的機制,甚至要退出世貿組織,而這一旦變成現實,將會進一步地加劇單邊主義和孤立主義。
歐洲則面臨更多來自團結的威脅。2019年5月,歐盟選舉將會測試歐洲的一致性。其中不同的聲音將會左右局勢,比如,意大利、波蘭的右翼政黨采取了激進的愛國主義做法,而聯邦主義者的政黨則希望支持歐洲體制的加強,像法國總統馬克龍。另一方面,是否能創造一個歐洲共同的預算和避難機構,也將會是反映歐洲團結和凝聚力的重要信號。
  20世紀40年代,戴高樂將軍擔任法國總統時曾說,“流水的總統,鐵打的國家”。無論誰執政,我們都應該建立共同的愿景,歐洲和中國攜手合作,會給國際社會帶來更好的未來。
  舉例而言,我們可以推出以中國、法國、德國和俄羅斯為代表的G4機制。這四個國家的人口加起來占全球25%,同時GDP占全球30%,并且G4里面有三個國家都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在金融和貨幣穩定方面,我個人提倡創造一個由歐洲央行、美國美聯儲和中國央行組成的G3模式。我們如果能把這三個世界最大的央行聚合起來,在利率制訂和非常規方面帶來更多的措施,世界經濟將會獲得更多的活力。?
  南風窗:在這辭舊迎新之際,如果我們回首2018年所作所為,是不是對2019年會有所啟迪呢?
  德維爾潘:是的。當今的世界正面臨著歷史的轉折點,美國放棄了全球領導責任,費用高昂的境外干預令其昔日的雄風不再,轉而聚焦國內事務。中國的全球影響力與日俱增,擔負起世界的責任。歐洲將會成為第三極重要的力量,呼吁和平,締造對話和合作。
  回顧2018年,關鍵詞或許是“對抗”。有來自美國政府和國際社會的對抗,還有經濟貿易的對抗。那么在2019年,我們需要擺脫錯覺面對脆弱,相信這個世界不是空洞的,而是有歷史、有思想、有信念的。
?
  和平本身即為一種藝術
  南風窗:呼吁和平、反對戰爭,這一信念一以貫之于你的外交態度和原則中。你對和平的堅定信念源自何處?為什么相信和平是可能的?
  德維爾潘:我出生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在南美洲長大,主要生活在委內瑞拉。求學期間去了美國,又在印度待過一段時間。這些世界各國游歷的經歷讓我感受到,外交與文化之間碰撞的強風勁吹。我逐漸意識到,和平與穩定是世界的關鍵,危機和戰爭是最糟糕的情況。
  在新的全球化形勢下,種族問題、技術革命和政治熱情的回歸等因素齊頭并進,局勢更加惡化。憤怒與恐懼轉化為暴力,成為滋養恐怖主義的溫床。一些西方國家認為,通過武力可以強加民主,可以強加和平。但反思美國在伊拉克和利比亞進行的兩場戰爭,武力暴力真的可行嗎?
  戰爭,一直被視為人類文明發展的助推器,是歷史的重要組成部分。和平,是人類的生存之本,是人類追求的愿望,卻常常被忘記和忽視。如果說外交是一種維護國家利益和原則、以激情妥善處理人類歷史偶發事件的藝術,那么我承認,和平本身即為一種藝術,而這種藝術源自每個人的內心深處。
  南風窗:你的著作《論戰爭與和平》的中文版在2018年面世了。在書中,你表達了和平與反戰的思想,也贊同規范性的、多邊的維和努力,但認為和平的風險需要有人承擔。那么,和平的風險是什么?又將由誰來承擔風險,是全人類,還是一些代表?
  德維爾潘:我們需要明白和平不是沖突的結束,不是戰爭的結束。它還意味著,創造一種新的局面。在這種局面下,要能夠奠定一種團結精神,這需要國際社會和區域社會的堅定決心和意愿來推進。
  二戰后,歐洲的國家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才走到一起,最終建立了一個新的政治體系—歐盟,才使戰爭不再發生。幾個世紀以來,我們一直生活在不同國家之間的戰爭中,比如法國和德國、法國和英國,想要擺脫這種局面,需要非常堅定的決心。
  盡管如此,我們仍不能任由這個世界四分五裂。我們應該做的是,創造政治條件,治愈和強化全球化的社會和政治團體,制定一系列流程機制和規則來促進和平。當然,這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和時間。
  尤其是當某個國家的國土安全受到挑戰,不能給它的人民它需要的東西時,比如敘利亞等國家,這就成為了一個無法掩蓋且巨大的危機。雖然這種危機終會消退,但已經在民眾之中制造強烈的挫敗感,并為恐怖主義的抬頭開辟了道路。這時,部分人就會忘了,發展和繁榮是打擊極端化和偏見的最好武器,加強教育、就業和公共服務是對憎恨和孤立的最好回擊。
  所以,我理解的和平,是一種具有抵抗意識的和平,既不屈服、躲避,更非不辨真偽。既不沉浸于對“永久和平”的幻想,亦非出于對美妙世界的夢。這種和平是尋覓一個突如其來的啟示,而這種啟示能夠猛然喚醒迷茫的人們,凝聚力量,重建世界秩序。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 山西快乐10分中奖规则 11选5遗漏河北 异域狂兽 动态澳彩即时赔率 大快乐透开奖 qq麻将下载最新版本 内蒙古11选5一定 甘肃11选5一定牛 梦九队土耳其比赛比分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 七星彩下期什么时候开 足球188比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