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線城市的馬拉松狂歡

  2018年全國各地共組織了1581場馬拉松賽事(800人以上),平均下來,一天有高達4.3場的馬拉松在各地開跑。

作者:本刊記者 胡萬程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4-25
  馬拉松熱在中國持續發酵著。
  根據田徑協會的統計,2018年整年全國各地共組織了1581場馬拉松賽事(800人以上),平均下來,一天有高達4.3場的馬拉松在各地開跑。
  馬拉松不止是一二線城市的歡樂場,2018年共有285個地級市參與了這場全民馬拉松盛宴,且不少三四線城市的賽事質量突出。在人民網發布的“2018最具影響力馬拉松賽事排行榜”里,揚州、東營、衡水、六盤水、西昌、荊州、宜昌、襄陽等城市躋身到榜單的前40名。
?
  從“小眾”到“全民”
  馬拉松并不是一開始就流行的。五年前在中國,它還是一個小眾體育項目,參與者寥寥。
  這與馬拉松對體力的苛刻要求有關。公元前490年,雅典擊敗波斯,為了報捷,士兵菲迪皮德斯一路狂奔穿過馬拉松平原,到達終點后便因體力不支而倒地死去。42.195公里的長跑,久經沙場的士兵尚且無法應付,何況未經訓練的普通人。馬拉松自誕生之初,就有著很高的參與門檻。
  2011年,中國的馬拉松賽事只有22場,三年后也只增加了29場,而彼時美國全年的全程馬拉松比賽就有970場。可以說2014年之前,中國并無濃厚的馬拉松氛圍。
  事情在2014年年末起了變化,10月國務院印發了《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把全民健身上升為國家戰略,把體育產業作為綠色產業、朝陽產業進行扶持。中國田徑協會隨之作出響應,在2015年年初宣布取消對馬拉松賽事的審批,并鼓勵動員社會各界力量共同推進中國馬拉松的發展。
  以往地方想要舉辦大規模賽事需要層層上報,市體育局到省體育局再到國家體育局。田協“松綁”之后,只要地方政府批準,賽事即可上馬。國家層面給予了政策支持,當地政府聯合市體育局紛紛研究參與,一時間馬拉松賽事增長迎來井噴。從2014年的51場,到2018年的1581場,短短四年間翻了31倍。
  就當前的賽事地域分布來看,東部沿海地區明顯多于中西部地區。浙江省以180場規模賽事居于全國之首,其次是江蘇的156場和北京、廣東并列的114場。馬拉松賽事對賽道規劃、電視轉播、醫療保障,包括交通、應急能力和住宿、餐飲業服務水準,都有很高要求,而這些都有賴于當地的經濟發展和居民收入水平。現階段馬拉松賽事的地域分布中也可以非常明顯地看到這種關聯。
  但馬拉松并非以數量取勝。在五個最早認證金標賽事的城市里,一線城市只有北京和上海,揚州、廈門以及蘭州結合當地優勢保證了賽事水準,并獲得認可。三四線城市雖然數量少,但如果想把主打賽事做出品牌與口碑,仍然有與一二線城市賽事一較高下的資本。
  征戰過世界六大滿貫賽事的精英跑將王爍告訴《南風窗》記者,美日德英是世界上馬拉松賽事體系成熟的國家,而與之相比,中國的優勢在于地緣遼闊,不同地區的風土人情相差較大。擁有優美風光和歷史文化背景的三線城市,可以在此做一番文章。
  蘭馬的“黃河風景線”,廈馬的“無敵海景”,揚馬的“鑒真東渡史”,錫馬的“太湖櫻花季”,都是各地級市積極利用本地資源開發的特色線路。
?
  馬拉松經濟
  城市爭相籌辦馬拉松賽事的背后,是多方利益的訴求。
  從國家政策來看,繼北京奧運會結束后,中國的體育事業逐漸從“金牌體育”往“全民運動”的方向轉變。僅僅是2016年,國務院發布的關于體育事業的指導性文件就有三份—《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發展健身休閑產業的指導意見 》 《“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全民健身計劃(2016—2020年)》。國家轉型的迫切,給各地級市留足了操作空間。
  再來看馬拉松的主辦方各地級市。相較于普通體育項目,馬拉松無需特別建設場館,只需做好賽道規劃、賽事宣傳、賽中服務即完成了賽事籌辦的基本工作。通常政府會搭建平臺,然后把賽事經營權租賃出去,尋求專業公司的市場化運作。初期政府提供補助,后期由公司自負盈虧。
  一次成功的馬拉松可為當地帶來可觀的經濟收益。除了賽事本身產生的報名費、廣告冠名費、贊助費、電視轉播權等收入,馬拉松選手與親友團的到來也拉動了當地住宿、餐飲、旅游等服務業的增長。據了解,2018年廈門馬拉松產生的經濟效益總額為2.91億元,無錫馬拉松約1.65億元。
  不僅如此,馬拉松也被當地政府看作是一張“城市名片”,在三小時以上的深度旅程中,主辦方努力把城市最美風光包羅進賽道,為的就是讓參賽者以及電視鏡頭把這些“記下來”。城市在媒體曝光與參賽者社交圈曝光中提升了知名度,甚至還可能“悄咪咪”地吸上一批粉絲,為城市帶來持久的增益效果。
  《南風窗》記者通過跑友圈認識到了一位現居海口的跑步愛好者柯景東,他原籍山東,因為2016年跑馬的契機來到海口,感覺氣候適宜且也發掘到了商業機會,于是把公司遷移至此。據他說,他這樣的情況在跑友圈里并不罕見。
  在有一定工業基礎的城市,馬拉松比賽將有機會串起產業鏈,帶動體育會展、體育廣告、健身步道、體育場館、戶外營地、跑步裝備、運動飲料等多項產業發展。素來有“民族工商業搖籃”之稱的無錫工業基礎完善,由于錫馬的舉辦,當地催生了不少與馬拉松相關的體育用品公司。
  “和足球、籃球不同,馬拉松沒有俱樂部制度,總體盤子還是小。”無錫市體育局局長黃浩然認為,為了更好地開發“馬拉松經濟”,需要進行融合滲透,把眼光放到馬拉松的上下游,打造全產業鏈模式。
?
  利益與專業
  2018年馬拉松的參賽人次共583萬,平均下來每場人次只有3687人次。知名賽事往往達到兩三萬人的參賽規模,且資格一票難求,而非知名賽事的參賽者可能千人不到。
  參賽者不足,這是三四線城市在發展馬拉松的過程中面臨的最大問題。美國的跑者約占總人口的5.5%,達到1700萬以上。而2018年中國參加馬拉松的“人次”只有583萬。相較于賽事數量爆發性的增長,中國馬拉松的參加者并未陡然增加,2018年只比前年多了6萬參賽者,而比賽卻增加了479場。
  相較于一二線城市的馬拉松,三四線城市的賽事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本地跑者比例偏高。馬拉松愛好者集中在中產階層,由于交通成本或宣傳力度不足的原因,三四線城市的馬拉松在初期很難吸引到他們。比如2017年的蘭州馬拉松,甘肅跑者占主體;而甘肅跑者中,蘭州本地跑者占了87.4%。
  而一線城市的馬拉松參與者,“外地人”的比例普遍高于本地人,這一點在北京馬拉松以及上海馬拉松上極為突出。本地化的馬拉松像是當地居民的“自家宴會”,雖然自娛自樂了,但是賽事的競技水平和專業性卻相應下降,賽事對當地服務業的帶動以及城市的宣傳作用也大打折扣。
  前些年,某些二三線城市的馬拉松賽事出現了專業性的缺乏,比如蘇州馬拉松的強行遞國旗、南寧馬拉松的拽拉沖刺選手、深圳半馬選手集體抄近道等亂象,都顯示了馬拉松賽事運營方的疏漏與不足。
  現階段,除去部分獨立運營的賽事,國內大部分體育賽事由“匯跑”“中奧”“智美”“中跡”“匯運動”等公司所運營。賽事質量與運營公司的工作關系密切,從賽道規劃到賽事宣傳,從賽前預熱到最為關鍵的賽事服務,公司的運營水平會對賽事口碑產生重要影響。
  成功承辦過無錫馬拉松、西安馬拉松、張家口康寶草原馬拉松的匯跑是業界公認口碑較好的運營公司。匯跑公司總經理李長征本人就是一位長跑愛好者,在2014年組建了一支以跑者為主的服務團隊,接手了無錫馬拉松的運營。
  談到運營的成功經驗,李長征認為,作為運營者,首先得懂跑者,站在跑者的角度才能做好服務。其次是成立技術部門,積極研發技術產品去提高服務質量。最后要重視宣傳推廣,積極利用自媒體來增強自身的影響力。
  馬拉松最適合的溫度是16℃,而適合這種溫度的季節集中在上半年的三、四月份和下半年的九、十月份。數量眾多,全國各地的馬拉松難免撞日,比如去年4月15日那天,中國有超過42場的馬拉松同時開跑。
  馬拉松賽事發展至今,已經成為體育產業中一塊各方爭搶的大蛋糕。隨著賽事數量的繼續上升,可以預見的是,城市之間的競爭將愈發激烈。如何打造精品賽事、特色賽事,巧用地方風土人情吸引更多參賽者,做出良好口碑后形成品牌效應,這將會是未來二三線城市在打造馬拉松賽事上的主要課題。
?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