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廣坤和蘇大強,以愛之名的巨嬰

  以愛之名而將正誤判斷、是非曲直排除在家庭關系之外的日常邏輯,促成了一組組互為巨嬰的父母與子女。

作者: 趙英男 北京大學法學院博士生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5-15
  父母子女一如飲食男女,我們每個人都繞不開、躲不過。這不,正趁著倒春寒的節氣,《鄉村愛情11》與《都挺好》這兩部熱戲為我們送來了兩位集國人日常典型特征的父親角色:謝廣坤與蘇大強。兩位老人一位百煉鋼一位繞指柔,一位居東北一位住蘇南,脾氣秉性皆不同,卻毫不例外地在劇中給各自子女生活帶來種種麻煩,網友甚至發起兩位老父同時掉入水中選擇救誰的投票。能夠讓觀眾對角色恨之入骨卻又欲罷不能,自然源自唐鑒軍、倪大紅兩位老師的出眾演技:在他們一顰一笑的語言和動作里,這兩個角色身上所體現的“國民父親”特征可謂一覽無余,讓我們倍感親切。“北謝南蘇”大有成為“國民父親”之勢。
  父母若是廣坤,就是一塊百煉鋼。突出的特征就是,只要他或她或他倆認為“這是為你好”,就可以大包大攬地掌控你的一切生活。從《鄉村愛情》總共11部劇集來看,廣坤們的行動包括但不限于拆散兒子的初戀、改變兒子的志愿、變換兒子的職業、趕走兒子的老婆,甚至趁兒子沒注意從孤兒院為自己領養了一個孫子。好在劇中廣坤的兒子謝永強老實,總是萬年不變地用一句話回應自己的父親:“爹,你這是干啥啊?”其實答案他自己最清楚:爹這是為了你好啊!
  父母若是大強,那是一段繞指柔。突出的特征就是,只要他能舒坦省事兒,子女怎樣無所謂。想去美國就說你媽鬼魂老找我,想吃外賣就說兒子虐待我,想住大房子就說媳婦不容我,想換新家具就說老宅充滿不幸的回憶。此外,蘇大強真可謂朋友投資我也投,我要比他有派頭;朋友出書我寫詩,就是比你有知識。兩個兒子兩個兒媳,一個女兒準女婿,六個人為他人仰馬翻、不堪其擾。
  這兩位“活爹”雖然一武一文、北轍南轅,但實際上卻殊途同歸。兩個角色可謂一曲兩歌、一歌兩牘地戲劇化揭示了中國父母子女關系的隱秘側面。在這個側面里,“為了這個家”“為了子女好”“回報父母要養老”等邏輯,讓我們不知不覺中發生嬗變,它不僅使得父母子女在身份、血緣、財產上關聯成片,也在人格上彼此混同和互嵌。無論是父母對子女,還是子女對父母,建立在這個基礎上的愛都太沉重了。我們當然可以毫不猶豫地承認這份愛或許是世界上最深沉的情感,但也都耳聞目睹了不少這份愛所帶來的傷害。
  讓我們輕松一些,不談自己與周邊的人和事,回到虛擬的劇情里。我們能否認謝廣坤與蘇大強對子女的愛嗎?對于謝廣坤而言,因為他愛兒子,他要替兒子去做一切,盡管兒子可能并不同意,但他不在乎。對于蘇大強來說,因為他愛兒子,那就要傾盡所有地讓兒子任何愿望都得到滿足。子女對他們也是如此,謝永強的逆來順受,蘇家子女為了父親的愿望而貸款、負債、爭吵、離婚……這里錯的不是愛,也不是愛的方式,而是愛的根源。愛是不計一切的,但也不是對抗是非曲直的“王牌”。“得饒人處且饒人”“你做得對卻沒用”“你有理,但別得理不饒人”“你想想我們容易嗎”,這些以愛之名而將正誤判斷、是非曲直排除在家庭關系之外的日常邏輯,促成了一組組互為巨嬰的父母與子女。他們憑借父母或子女的身份,加上這些邏輯來正當化自己的各種要求,而不論這是否合理。
  某種意義上,這種互為巨嬰的愛是純粹的,在這種以愛之名提出的要求面前,個人財產、事業、婚姻、名譽、學歷等等一切都要讓位,這其中的瘋狂和執迷,甚至愛情在其面前都自愧弗如。但可惜,這份愛不是一個獨立的人對另一個獨立的人的愛。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