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壓北約“向東看”

  在特朗普政府試圖讓北約“走出歐洲”時,歐洲人主要考慮的是如何讓北約更加“歐洲化”。

作者:本刊記者 雷墨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5-15
  2019年4月4日是北約成立70周年紀念日。這一天,北約29個成員國的外長齊聚華盛頓,在慶祝的同時,也思考這個同盟體系的下一個70年。這個場合,特朗普沒有再說北約“過時”,而是當著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的面表態稱“100%的支持”。代表特朗普、隨同斯托爾滕貝格一起在美國國會講話的副總統彭斯,也表示北約取得了巨大進步,變得更強大了,并列出了一系列特朗普支持北約的事實。
  “事實”是,與特朗普此前在推特上、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北約過時”不同,他入主白宮后的美國,一直在強化而非弱化北約的角色。西方世界出現的北約面臨解體危機的聲音,更可能是北約轉型的輿論鋪墊。特朗普政府對北約的政策目標,不會是解散,而是改造。彭斯在國會講話中說:“未來數十年,北約將面臨的最大挑戰,可能是我們必須如何調整以應對中國的崛起。”
  這會是北約轉型的方向嗎?
?
  不談“過時”
  “北約的最大麻煩是特朗普總統”,4月2日,也就是北約70周年紀念日前兩天,兩位美國前駐北約大使尼古拉斯·伯恩斯和道格拉斯·盧特,在《華盛頓郵報》上以此為標題發表聯合署名文章。他們寫道,北約此前還從未出現過不對北約本身深信不疑的美國領導人。他倆的這個觀點,在大西洋兩岸很具有代表性。這一切都源于特朗普競選期間的“北約過時論”,以及他入主白宮后多次怒懟北約盟友的言論。
  這種擔憂有一定的道理,但如果考慮到特朗普篤信的“不可預測”,又顯得有點過慮。在北約70周年之際預判其未來,基本可以排除特朗普解散北約的可能性。他只不過是在以“簡單粗暴”的方式(比如強壓北約成員國提高軍費,甚至不惜以退出北約相威脅),敦促北約轉型。美國駐世貿組織大使丹尼斯·謝伊,曾把特朗普在貿易問題上掀起的波瀾稱為“破壞性建設”。這個說法用在“改造”北約上,一點都不會令人奇怪。
  需要注意的是,特朗普就任總統后,再也沒有在公開場合或推特上說“北約過時”,無論是刻意為之,還是迫于美國國內支持北約的政治壓力。特朗普與北約的關系,更像《經濟學人》近期的文章所寫的那樣:他的一些言論客觀上促使北約成員國開始重新審視和決定該組織之所以存在的那些根本性原因;他曾在“美國退出北約”問題上刺激國會,導致美國國會極力表達維護北約的立場;他還曾讓那些部長們不得不拿起筆向公眾解釋為何這個世界仍然需要北約發揮作用。
  特朗普對北約的真實態度,不能只看他的推特,掀開“北約過時論”的面紗才能看清。美國政治新聞網Politico4月2日的文章寫道,相信已經成功地施壓盟友提升軍費的特朗普總統,停止了敲打北約和暗示想離開北約,現在他反而成了北約的堅定支持者。在接見赴華盛頓參加北約70周年紀念的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時,特朗普稱美國“100%的支持”他。“我來(就任總統)的時候,它(北約)還沒有這么好,現在已經取得了巨大進步。”
  “巨大進步”,不止體現在軍費問題上。事實上,特朗普入主白宮后,在整個軍事層面,北約不僅沒有顯示出絲毫分崩離析的跡象,而是在繼續強化存在。兩年多以來,美國在歐洲的軍事人員、裝備不是在減少而是在增加。通過“歐洲威懾倡議”(奧巴馬政府時期提出),特朗普政府在歐洲的軍事資源投入增加了40%。2018年6月,美國提出“4個30”計劃,即要求北約盟國在2020年前組建30個陸地作戰營、30個空中部隊和30艘能夠在30天內部署的作戰艦艇。
2018年7月北約峰會期間,位于布魯塞爾的新總部大樓正式啟用。2018年10月,北約成員國軍隊在挪威舉行了參演兵力多達5萬人的冷戰結束以來最大規模聯合軍演。為了確保能對威脅作出快速反應,北約還計劃在德國的烏爾姆、美國的諾福克建立新的指揮中心。所以,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北約都不像是在“分崩離析”。美國新保守主義學者羅伯特·卡根所說的“北約正在解體,危機正在降臨”,更像是“盛世危言”。
  “過去70年,北約卓有成效。我們想確保未來70年,它仍能繼續卓有成效。”彭斯4月3日在國會講話中說。他在講話中說,事實是,如今的北約在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此后,他話鋒一轉稱,領導,部分意味著你的承諾以及讓你的朋友們信守承諾。接著就開始提軍費問題,批德國、土耳其在戰略上不顧及美國的關切。毫無疑問,聲稱代表特朗普講話的彭斯,在踐行特朗普“改造北約”的策略。
?
  向東看
  “無論我們喜歡與否,中國的崛起將會深刻影響北約成員國所面臨的選擇。”與斯托爾滕貝格的講話全篇未提“中國”不同,彭斯的講話高調提出“中國威脅”。他在施壓北約盟友提升軍費、增加責任分擔的同時,毫不避諱要求北約在對華戰略上配合美國。“中國日益擴大的影響力,將不可避免地需要美國投入更多的關注和資源。在我們應對挑戰時,我們的歐洲盟友一定要做得更多,用它們的資源維持跨大西洋聯盟的實力和威懾力。”
  在那次講話中,彭斯還呼吁北約成員國,與澳大利亞、日本、新加坡、韓國等印太地區國家展開外交對話。與此同時,他還對法國、英國近期在印太地區增加“航行與飛躍自由”的行為表示贊賞。從彭斯的講話可以看出,一方面他重申了美國對北約的承諾,另一方面強調了美國對北約的領導。從這兩點又不難推斷出,美國希望推動的北約轉型,在方向上要與美國整體戰略的轉型相匹配。甚至可以說,特朗普政府希望北約轉型服務于美國戰略轉型。
  這種跡象已經初露端倪。雖然這次北約70周年紀念活動,沒有上演此前北約重大周年紀念那樣成員國領導人親臨現場的政治秀,但把外長們集聚到華盛頓這個70年前見證北約誕生的簽字地點,并首次邀請北約秘書長在美國國會講話,其象征意義是不容低估的。據美國《外交政策》雜志網站3月20日報道,在紀念會開始前,北約成員國舉行了關于中國話題的內部討論。對于討論的具體內容,美國國務院拒絕對媒體的提問作出回應。
  上述報道援引一位美國前國防部高官的話稱,推動北約討論中國話題是有好處的,“北約是一個政治組織,也是一個軍事組織。他們能通過討論建立共識、突出新的威脅。”雖然斯托爾滕貝格在美國國會的講話中沒提及中國,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在美國的“中國關切”上沒有立場。4月2日德國《明鏡》雜志刊登的對斯托爾滕貝格的專訪中,他表示,“我們必須評估中國崛起的影響,這是毫無疑問的”。
  美國政治新聞網4月4日一篇題為《對于北約來說,中國是新的俄羅斯》的文章稱,過去70年,北約大部分時間里都聚焦在防止歐洲大陸遭受俄羅斯的威脅。“為了未來數十年繼續存在,它開始更多的考慮來自更遙遠的東方的威脅。”這篇文章還寫道,無論有沒有特朗普,應對中國崛起的現實,注定將推動對北約未來角色的評估。對于特朗普政府來說,未來北約的價值,很大程度上將取決于其在應對中國崛起中的角色。
  “地緣政治板塊正在發生位移,大國競爭的回歸近在眼前”,《經濟學人》3月16日的文章寫道。“雖然俄羅斯擁有強大的核軍事力量,還有機會主義地打破現狀的強烈沖動,但長遠來看它是一個衰落的力量,正在出現的巨人是中國。”特朗普政府已經明確把美國的戰略重心從反恐轉向了大國競爭,那么美國對北約的任何承諾,都需要放在特朗普“印太戰略”的背景下來解讀。這種戰略重心的轉移,對北約意味著什么呢?
  在某些學者看來,這將意味著北約在美國眼中的戰略升值。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歐洲項目主任艾瑞克·布拉特貝格近日撰文稱,在快速演變的戰略環境中,強化在中國問題上跨大西洋之間的信息交流與共享是必不可少的。“從另一個角度看,在美國與中國展開強勢競爭時,強大的北約對華盛頓來說是更加重要的資產。”從這個意義上說,近來特朗普政府在中國對歐投資,尤其是高科技投資上的施壓,也是在施壓北約“關注中國”。
?
  走出歐洲?
  北約首任秘書長、英國陸軍上將黑斯廷斯·伊斯梅勛爵,對北約的定位曾有個經典表述:趕走俄國人,請來美國人,壓制德國人。作為二戰后西方國家最重要同時也最成功的政治、軍事同盟,在可預見的未來,北約徹底走向解體的可能性都會很低,但繼續以黑斯廷斯·伊斯梅所定位的那種方式存在,可能性也不會太大。70年國際局勢巨變,今后的北約更可能以另一種方式存在,至少會被賦予新的功能。
  如同正在重塑國際經貿秩序一樣,特朗普政府肯定也想重新定位北約的功能。他是否會以“交易思維”,使北約的轉型更符合美國的戰略重心轉移,帶北約“走出歐洲”?《經濟學人》援引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學者斯蒂芬·沃爾特的話,指出了這樣一種可能性,“也許有一天,美國與其歐洲盟友之間應該達成一份新的跨大西洋協議:美國人答應繼續留在歐洲,但規模會有所縮減;而歐洲人則答應在歐洲防務方面增加支出并在美中貿易摩擦、知識產權等領域支持美國。”
  從美國對歐、對華策略來看,這種“交易”似乎已經若隱若現。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依然在履行歐洲人所希望的對抗俄羅斯威脅的承諾;另一方面,也不放過任何一次施壓歐洲盟友在對華政策上與其保持一致的機會,并鼓勵歐洲“軍事足跡”向印太延伸。不過,在沃爾特看來,美歐“交易”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大,因為前提“是美歐雙方有著共同的世界觀,不過這一前提其實并不存在。”
  目前這個階段,歐洲關于中國的政策討論,主要體現在政治、經濟層面。北約應該在美歐的對華戰略上發揮何種角色的政策討論,還沒有正式擺上臺面。《外交政策》網站的上述文章稱,雖然有些歐洲人視中國為對西方的潛在威脅,但有些人對以北約來應對中國威脅表示懷疑。該文章援引一位歐洲防務官員的話說:“中國可能對北約構成威脅,但那并不意味著應該通過北約來作出回應。”很大程度上,這也是目前歐洲的主流觀點。
  關鍵的原因在于,在特朗普政府試圖讓北約“走出歐洲”時,歐洲人主要考慮的是如何讓北約更加“歐洲化”。也就是說,讓同盟體系主要或優先滿足歐洲的戰略需要。近年來法國、德國牽頭組建“歐洲軍”,設立以強化歐洲軍事工業為目的的“歐洲防務基金”,主要目的為了在北約框架下逐步實現歐洲的“戰略自主”。用南丹麥大學學者斯騰·瑞寧的話說,歐洲所希望的是強化在北約內部的歐洲足跡,謹慎地將北約“歐洲化”。
  在斯騰·瑞寧看來,關于北約,歐洲人也明顯傾向于讓其繼續存在,但同時也意識到隨著國際權力平衡的變化,北約這個機制也必須做出改變。他認為,歐洲對變化的回應,是打造一個更加強大的歐洲。但問題是,如何在這個過程中處理與美國的關系?更加戰略自主的歐洲,在戰略上簡單地追隨美國的可能性更低。“改造北約”意愿和需要都更強烈的美國,對歐洲戰略自主的容忍度不會更高。未來向哪個方向走,已70高齡的北約顯然做不到“從心所欲”。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