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一箭雙雕

  京東小哥的薪酬調整,既直接降低固定成本,而且也將整個公司逼上搶奪第三方物流蛋糕的戰場,而且背水一戰。這是一箭雙雕。

作者:實習記者 何治民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5-15
  “取消快遞員底薪,增加快遞收件任務,攬件計入績效,把公積金比例從12%下調至7%。”4月7日,一則京東快遞小哥薪酬調整的消息在網上引起熱議。
  繼京東官方回應后,4月15日凌晨,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劉強東深夜發內部信稱,京東物流連續12年虧損,去年虧損總額超28億元。京東快遞員的薪酬高于同行,一直是劉強東引以為傲的強項,如今卻不惜親手打破。
  京東曾砸重金自建物流體系,實現在零售電商領域的差異化競爭,2017年京東物流獨立運營,到2018年試點開放個人業務,此次薪酬調整將快遞員攬件計入績效,意味著個人快遞業務的全面開放,京東物流轉向第三方物流的野心昭然若揭,這不可避免地要和菜鳥網絡物流平臺、“四通一達”、順豐直面競爭。
  京東有幾分勝算?
?
  京東小哥比順豐“貴”
  中國快遞行業從1993年順豐成立開端,已有22年歷史。2010年至2016年,在電商的助力下,快遞業發展迅速,“通達系”和順豐紛紛在2016年底、2017年初上市,行業集中度進一步提高。
  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電商件為快遞行業貢獻了70%的業務量,如今互聯網流量紅利一去不復返,快遞行業的發展也從高峰時期50%的增速下滑至20%。
  快遞行業本身屬于勞動密集型行業,如今用工成本不斷攀升,在增速放緩的情況下,各快遞公司毛利率下滑,如申通快遞毛利率,2016年到2018下降3.61個百分點;順豐控股2018年毛利率也比2017年下降了2.15個百分點。
  如何降本增效,是擺在快遞公司面前的首要難題。為了甩開成本包袱,各路快遞公司都有自己的招數,順豐啟用外包人員,“通達系”則選擇加盟的方式,將快遞業務鏈條的前端攬件和末端的配送的人力成本轉移出去。
  相比之下,京東的降本增效有點姍姍來遲。對自建物流體系的京東而言,履單成本一直是一道繞不過去的成本坎。
  以2017年的數據為例,拆解京東履單費用發現,京東實際物流相關費用約占履單成本的88.4%,其中倉儲相關費用只占36.8%,而配送費占51.6%。事實上,隨著京東物流服務標準從次日配送提速到當日或準時配送,人力成本也隨之上升,特別是一線城市的一日三配,進一步增加末端配送成本。
  配送成本最直接的反應是配送人員的薪酬。對比京東物流和順豐快遞2011年至2018年快遞員的人均薪酬,京東快遞人均薪酬從2011年的4萬元/人,一路漲到約10萬元/人,足足翻了2.5倍,而順豐快遞員的人均薪酬一直穩定在7萬元左右。也就是說,京東快遞小哥平均薪酬比順豐快遞小哥的薪酬要高出近30%。
  京東到底有多少快遞小哥?京東財報顯示,截至2018年底,京東員工總數超17.8萬,比2017年新增2萬。2015-2017年,京東配送人員占員工總數維持在54%左右,如果假設2018年比例依舊為54%,可測算2018年底,京東配送人員為9.6萬人。
  如此一來,2018年京東僅快遞員薪酬就需支出96億元,劉強東在內部信中提到,快遞員的底薪只占薪酬結構的10%,也就是說,此次取消底薪能為公司節省9.6億元,如果算上公積金比例從12%下調到7%節省的資金,保守估計,此次京東物流調整快遞員薪酬能節省10億元開支。
  當然,這10億元開支的節省只是此次調整的直接受益,最重要的好處是,通過鼓勵快遞員攬件,增加外部訂單,能進一步攤薄對內服務成本,同時提高京東物流基礎設施的利用效率。
?
  注定的第三方物流轉型
  “如果這么虧下去,京東物流融來的錢只夠虧兩年。”劉強東這句話道出了京東物流發展困境和轉型的必要性。
  “外部單量太少,內部成本太高。”是劉強東總結的虧損原因,為了增加外部訂單,京東曾在平臺內做過相應嘗試,2012年,京東物流開始向京東商城第三方平臺開放,直到2017年,第三方平臺的訂單占京東物流訂單的30%,京東物流單均配送成本從17元攤薄到10元。
  從獨立運營、到開放個人快遞業務,再到取消快遞員底薪,鼓勵攬件,這一系列動作都在向外界宣告,京東物流要從企業物流向物流企業(第三方物流)轉型,究其原因,是京東內部戰略調整和快遞行業外部環境刺激,兩者疊加的結果。
  京東內部戰略調整最早可以追溯至2013年。當年,京東去商城化更名為京東,同時確定了以平臺、物流和金融三駕馬車的業務戰略,但三大戰略內部關聯性較高。具體來說,以京東商城為平臺,用源源不斷的交易和訂單反哺京東金融和京東物流,用戶活躍數成了三大業務發展的源頭。
  電商領域的發展,主要看兩個指標,用戶活躍數和GMV(平臺總交易額)。截至2018年底,京東年度活躍用戶降至3.05億,年度GMV為1.67萬億元,增速放緩至29.5%。
  而同期,拼多多年度活躍用戶4.18億,瑞銀預測,兩年后拼多多的年活躍用戶將達到6.28億,將把京東遠遠拋在身后。拼多多2018年度GMV為4716億元,同比增長234%,預計2021年達到2.07億元趕超京東。
  縱觀京東電商平臺所處的環境,前有阿里巴巴、蘇寧易購成熟型競爭對手,后來拼多多新型社交電商的追趕,還沒來得及形成競爭壁壘的京東有些乏力。
  京東物流面臨的是另一番局面。經過2007年到2017年十年的投資期,京東物流已成為京東優質資產,官網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京東物流倉達550個,倉儲面積達1200萬平方米,名列行業前茅。獨立運營后的京東物流,更是受到資本市場的關注,2018年2月,京東物流獲得A輪25.5億美元的融資,約160億元人民幣,融資后估值在13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850億元),京東持股下降到81%。
  但另一個現實是,京東物流獨立以來尚未盈利,一直處于虧損狀態。按照劉強東內部信的數據,2018年京東物流虧損28億元,且這是第12年虧損。為了讓京東物流在未來的智慧物流領域獲得更大話語權,目前,京東物流仍加大對物流的研發投入,財務數據顯示,在京東運營成本的各項開支中,用于技術研發的投入占121億元,同期上漲82.6%。
  很顯然,不斷燒錢的京東物流正在進一步拖累原本增速放緩的京東商城業績,于是,京東物流從京東剝離出來,走向第三方物流,以此提高對這1200萬平倉儲面積利用效率和激發10萬快遞大軍的潛力是必然之舉。
  選擇在此時轉型物流企業,與其說是京東自身業務戰略的調整,不如說是快遞行業的外部環境提供了時機。
  憑借電商發展的紅利,以電商件為主的“通達系”正在逐步稀釋順豐的市場份額,有數據顯示,順豐的市場份額從2012年的20%已下滑到2018年的7.5%,同期,中通快遞的市場份額從6%上升到16.6%。這兩年,順豐增速放緩,業內人士認為,順豐已步入中年,或許是京東物流入局的時機。
  我國快遞市場的潛力和國家政策的引導,也被看作是京東物流入局的利好因素。根據貨物的重量,物流市場可分為快遞,零擔貨運和整車貨運三個部分,快遞處于物流市場金字塔頂尖,對應的是30kg以內的貨物。
  近年來,在資本和科技的助推下,物流市場兩頭分化,最終形成一個沙漏市場,而對比美國2017年物流市場收入結構,其快遞市場的收入占比為21%,我國的快遞市場收入占比僅為9%,還有很大的開拓空間。
  京東顯然看到了機會。2018年京東物流發布了京東快遞、京東供應鏈、京東冷鏈、京東快運、京東跨境、京東云倉6大物流產品,作為目前中國為數不多擁有中小件、大件、冷鏈、B2B、跨境和眾包六大物流網絡的快遞企業,京東有很大的想象空間。
?
  大戰快遞公司在即?
  按照國家郵政局的數據,2018年,快遞行業集中度指數CR6已達到71.74%,即“四通一達”和順豐的市場份額達到72.3%。不少業內人士認為,隨著京東物流的入局,我國快遞行業將形成菜鳥網絡聯盟體系的“四通一達”、順豐、京東物流三足鼎立的局面。
  顯然,與其他兩派巨頭相比,京東物流的差異化很明顯。區別于“四通一達”的加盟模式,業內傾向于將順豐和京東物流歸為自營派,拋開二者業務模式的差別,二者在快遞時效、物流服務體驗等都處于行業領先地位。
  值得一提的是,現在京東物流推出的個人寄件業務,收費標準是首重11元,續重2元,比順豐商務件首重貴2元,續重價格相同。業內認為,京東在試圖介入順豐主攻的商務件領域。但這能成功嗎?
  答案在兩家公司的業務模式。京東物流采取“區域倉-前置倉-末端配送”的模式,主要依賴于倉庫的分布和設計,將貨物直接送到里客戶最近的倉庫,省去了中間分揀和運輸的環節和時間,此模式更適合大中型商家。
  而順豐采用的是“末端-分揀中轉-干線運輸-分揀中轉-末端配送”的模式,依賴各環節的無縫對接來提高運營效率,能滿足中小型商家和個人快遞件的需求。
  兩個業務模式的最大區別在于,京東的模式前端沒有攬件,中間沒有分揀環節。京東開放個人快遞業務,外界擔心,京東的分揀能力能否跟上個人快遞業務的需求。
  2018年11月23日,中信證券的研報《京東物流對順豐產生實質性競爭嗎?》從二者的財務數據、業務布局、物流基礎設備保有情況、研發能力等方面進行詳細分析,最后給順豐物流三顆星的評級,京東物流兩顆星,并稱“順豐業務的核心時效產品,短期內無人能及,但二者未來的競爭更多的是在高端電商快遞的競爭。?
  得電商物流者得快遞天下。隨著有電商物流基因的京東物流入局,是否會威脅依托電商件迅速成長起來的“四通一達”?2013年,阿里巴巴打造的線上物流網絡平臺—菜鳥網絡成立,通過整合淘寶、天貓的電商流信息形成大數據,以此調配“四通一達”的快遞資源,提高運營效率。本質上,菜鳥網絡和京東物流做的都是同一件事情,通過大數據的手段,構建分布式倉配體系,提高物流效率。
  隨著倉配一體化成為快遞行業的發展趨勢,業內出現一種共識,未來電商物流的競爭格局是阿里菜鳥和京東兩派。能否在此波電商物流競爭中勝出,取決于三方面能力,即大數據運營能力、倉儲和配送能力。
  從目前來看,兩者最大的差異在配送領域。目前京東每天的業務量在500萬件左右,只有中通等頭部第三方快遞公司業務量的一半,“四通一達”公司規模經濟優勢明顯。其加盟的模式,將人力成本轉移,整體成本更低。但因菜鳥網絡上接入平臺標準不一,體驗和時效不及京東。
  隨著拼多多的崛起,2019年,阿里、京東、蘇寧等零售電商紛紛布局下沉市場,與拼多多展開“村戰”,或將帶來新一輪電商快遞需求,這是所有人的機會。
  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 福利彩票排列7开奖 信用最好的棋牌游戏app 山东群英会方位走势图 p3试机号 资产配置类私募基金 1分彩彩票开奖 福彩3d开奖结果开奖号码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公 豪利棋牌? 河南快三今天开奖查询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