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轉入“意志較量”,韓國兩難

  “如果美國以正確的態度,找到朝鮮可以認同的方法后舉行第三次朝美峰會,我也愿意再嘗試一次。”金正恩這樣表示,并給出了“愿意等到今年年底”的時限。
?
作者:本刊記者 雷墨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5-15
  今年2月底的河內峰會無果而終后,美朝關系經歷了一段沉寂期。在此期間,平壤并沒有選擇試射導彈或發射衛星這類“危險動作”。進入4月中旬,朝鮮半島的政治、外交開始活躍起來:幾乎就在韓國總統訪美期間,朝鮮召開了兩場重要的政治會議,此后又傳出金正恩即將訪俄、會晤普京的消息。
  文在寅總統的美國之行,顯然是為了防止美朝對話脫軌。金正恩回避與韓美直接接觸,轉向其他外交對象的同時,也沒有徹底關閉對話的大門。特朗普在會晤文在寅期間,對第三次美朝峰會持開放態度,但強調“不著急”。金正恩在重大政治會議上做了類似的表態,但給了“今年年底之前”的時限。美朝這種隔空對話意味著,朝核談判轉入“意志較量”,雙方都在等待對方松動立場。
?
  韓國出場
  韓國一直是美朝雙邊談判的隱形第三者。文在寅4月10日、11日對華盛頓的訪問,伏筆在河內峰會結束之初就埋下了。從河內回華盛頓的“空軍一號”上,特朗普給文在寅打電話,在通報峰會情況的同時,也要求文在寅給金正恩打電話,“鼓勵他重返談判桌”。但這個電話文在寅并沒有打,因為時機明顯還不成熟。此后,傳出首爾向平壤派遣特使的消息,但沒有得到朝方的回應。
  據美國媒體報道,特朗普在給文在寅的電話中,提議韓朝先直接接觸,在了解朝方下一步的態度后,文在寅再赴美與特朗普商討對策。但此計劃由于平壤選擇避而不見,未能如愿。3月1日,也就是河內峰會后第二天,文在寅在紀念“三一運動”(反抗日本殖民統治)100周年的講話中說:“現在我們的角色更加重要了,我的政府將竭盡所能與美國和朝鮮密切溝通和合作。”
  韓國的出場,略帶悲壯。“在利用傳到我們手中的接力棒(充當斡旋者)時,我們深陷巨大痛苦中。”青瓦臺在3月18日的一份聲明中這樣說。“我們同意這樣的觀點,即沒有協議比壞協議更好。但是,一步到位地棄核事實上是很難的。我們需要重新考慮所謂的‘要么全有要么全無’的戰略。”這無疑是在暗批特朗普在河內峰會上的“大交易”策略,同時也預示著文在寅赴美斡旋不會順暢。
  事實也證明,文在寅的美國之行,很大程度上是形式大于內容,至少沒有可見的突破。文在寅赴美前,韓國媒體猜測,他可能會爭取美國對韓朝經濟合作(金剛山旅游與開城工業園區)的制裁豁免,以此吸引朝鮮重回談判桌。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援引一位韓國高官的話稱,能取得“早期收獲”的小交易,不能算是壞交易。“如果這項小交易能讓我們弄清朝鮮核武器的過去和當下狀態,那就是一項好的交易。”
  至少從公開的報道來看,文在寅沒有與特朗普談制裁豁免或者小交易。從青瓦臺發表的新聞公報看,文在寅訪美的主要成果,是重申與美國在“自上而下”方式(即以美朝峰會帶動朝核談判)上的共識,以及消除外界對韓美立場分歧的猜測。在與特朗普會晤前的記者會上,文在寅說:“韓美雙方在朝鮮完全無核化的最終結果、無核化目的方面完全一致,韓方承諾到實現完全無核化為止與美方保持合作。”
  韓聯社4月12日報道,文在寅訪美期間,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舉行了會談,與特朗普單獨以及小規模會晤的時間是116分鐘(與預定的兩小時基本相符)。其主要收獲是了解美方的立場,在松動美方立場方面成效并不大。朝鮮避而不見,美國見而不理—不接受“小交易”的建議,韓國暫時被迫選擇了與美國“完全一致”。
  見了特朗普之后,文在寅向金正恩拋橄欖枝。他在4月15日的高官會上表示,期待在條件成熟時,不拘泥于地點和形式推進“第四次韓朝首腦會晤”。有韓媒猜測,4月27日是文在寅與金正恩首次會晤一周年,青瓦臺希望以此為契機實現河內峰會后韓朝直接接觸。韓國另一根橄欖枝,可能是對朝鮮的人道主義援助。在這一點上,特朗普與文在寅會晤時公開予以支持,認為這有助于勸朝鮮重返談判桌。
  韓國可能的對朝人道主義援助還沒有正式的官方表態,但向美國采購包括戰機、導彈在內的大量軍火,卻得到了特朗普的親口證實。這對于韓朝接觸有多大負面影響還不得而知,從中也可以看出文在寅政府的兩難。
  更難的還在于,明年4月韓國將舉行國會選舉,而2022年的韓國總統選舉,明年下半年就會進入醞釀期,屆時文在寅將開始步入“跛鴨期”,在朝核外交上所能動用的資源會越來越少。韓國出場,前路坎坷。
?
  朝鮮出牌
  河內峰會結束后不久,國際媒體傳出朝鮮東倉里導彈發射基地出現新的活動跡象,并猜測朝鮮會有出格動作。猜測未獲證實,朝鮮首次正式透露“后河內峰會時期”的政策走向,是3月15日副外相崔善姬在平壤記者會上指責“美方只知道打自己的政治小算盤,結果錯失和朝方達成協議的良機”,并表示“在美方沒有談判誠意的情況下,朝方對是否有必要繼續這樣的磋商存有疑慮”。
  不過,崔善姬也強調,兩國最高領導人依然維持著良好的個人關系,“朝方期待在合適的時候,這種良好關系將促進朝美關系朝著好的方向轉變”。與此同時,崔善姬還順便敲打了一下韓國,稱其不是“玩家”,也不是“仲裁者”。以敲打韓國來展示對美強硬,是朝鮮慣用的手法。崔善姬表態的真正看點,在于明示不妥協立場的同時,也為朝美對話留余地。
  崔善姬“剛中帶柔”的表態,應該是平壤深思熟慮的結果,因為此后金正恩本人也做出幾乎一樣的表態。4月9日、10日與11日、12日,朝鮮接連召開了勞動黨七屆四中全會和第14屆最高人民會議,主要議題是發展經濟和權力布局。有分析稱,平壤在以團結內部與穩固權力,展現應對美國高壓政策的決心和意志。值得注意的是,金正恩在兩個會議場合都表達了對“敵對勢力”(沒有直接提及美國)對朝經濟制裁的不滿,但沒有一次提到朝鮮的核威懾力。
  這可能意味著,朝鮮并沒有改變把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的戰略,以及通過對話打破朝美僵局的策略。在4月12日的最高人民會議上,金正恩發表了題為《現階段的社會主義建設和共和國的對內對外政策》的施政演說,稱“朝鮮面臨的中心任務是把國家的一切力量集中于經濟建設”。在對美關系上,金正恩把他個人與特朗普的良好關系與朝美敵對關系區別對待,稱“如果我們愿意,我們可以在任何時候相互致信”。
  朝鮮的重大政治會議,與文在寅訪美在時間點上“巧合”,造成了朝美“隔空對話”的事實。特朗普4月11日與文在寅會晤時,表示對第三次美朝峰會持開放態度。金正恩在4月12日的講話中說,朝鮮并不稀罕、也不愿意舉行像河內峰會那樣的會談,但“如果美國以正確的態度,找到朝鮮可以認同的方法后舉行第三次朝美峰會,我也愿意再嘗試一次”。而且,金正恩給出了“愿意等到今年年底”的時限。
  釋放對話的意愿但給出“時限”,平壤無疑是在主動出牌,而且是以強硬的方式。主動出牌還不止于此。據朝中社報道,金正恩4月16日突擊視察了朝鮮的空軍部隊,命令戰斗執勤的殲擊機起飛,進行復雜的空中格斗動作;次日,他又觀摩并指導了朝鮮國防科學院進行的新型戰術制導武器試射。另有美國朝鮮問題專家根據近期朝軍動向猜測,朝鮮可能在近期(比如4月25日建軍節)舉行大型閱兵。對于朝鮮來說,大型閱兵既展示了強硬,又不屬于可能招致制裁的挑釁,比核導試驗的負面效果要小得多。
  在外交領域,朝鮮也開始主動出擊。3月26日,朝鮮勞動黨副委員長李洙墉訪問中國。4月18日,克里姆林宮證實,金正恩對俄羅斯的訪問安排在4月下半月。這些外交行為與朝鮮的對美外交不可能沒有關系,而且還可能預示著,朝鮮在為無法突破僵局作長期打算。比如,據韓國媒體報道,金正恩會晤普京時,很可能提出購買俄羅斯客機、開發朝鮮旅游業的建議。朝鮮的旅游業,是少數幾個未被列入國際制裁的行業之一。朝鮮的出牌,有短期準備也有長期打算。
?
  美國施壓
  河內峰會后,特朗普政府對朝政策的基調,依然是持續施壓。據美國媒體報道,就在李洙墉訪華前兩天,美國的朝鮮事務特別代表斯蒂芬·比根低調訪問北京。在外界盛傳金正恩即將訪俄之際,比根于4月17日至18日訪問莫斯科。中俄兩國以及美國方面都沒有透露比根訪問的細節。美國媒體猜測,比根很可能在就對朝政策與相關國家溝通,尤其是希望維持對朝鮮的多邊經濟制裁。
  4月10日文在寅抵達華盛頓前數小時,蓬佩奧在美國參議院作證。這是河內峰會后,特朗普政府首次對國會闡述對朝政策。蓬佩奧表示,目前美朝在無核化的定義方面還沒有共識,“在對朝制裁問題上,我們需要繼續施壓”。4月11日與文在寅會晤前的記者會上,有記者問特朗普會否接受“小交易”,他回答說,必須看是什么交易,“但目前我們談的是大交易,大交易就是我們必須消除核武器”。
  特朗普在對韓朝雙向施壓,一方面拒絕韓國勸其讓步的要求,另一方面堅持對朝施壓政策。至于第三次美朝峰會,特朗普樂見其成但也明確表示“不著急”。美國《時代》網站3月18日報道,河內峰會后,特朗普拒絕了比根通過美朝事務性官員之間的“紐約渠道”與朝鮮接觸的建議。顯然,這個消息與此后比根出訪中俄存在一定邏輯關系。
  與平壤的策略類似,特朗普政府也在作兩手準備,在不關閉對話大門的同時,也在作“持久戰”的打算。3月22日穆勒調查終結后,特朗普或許認為他有比以前更多的時間來處理朝核問題,平壤回到談判桌跟他談判是遲早的事。這樣一來,目前特朗普政府的對朝政策,就成了奧巴馬政府“戰略耐心”(以經濟制裁逼朝鮮回到談判桌)的升級版—更開放的對話意愿、更嚴厲的經濟制裁。
  已經擁有核武器的朝鮮愿意與美國談棄核問題,是因為美國嚴厲的經濟制裁,還是因為朝鮮核威懾力已經能危及美國本土?在這個問題上,事實真相似乎并不重要。特朗普政府認為是前者,并以此作決策。蓬佩奧在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他預計今年朝鮮經濟會大幅萎縮。但是,平壤認為是后者,所以給美國開出談判的“時限”。某種程度上說,正是這種認知上的錯位,讓平壤和華盛頓都有了“意志較量”的底氣。這種較量持續的時間越長,不可預測的因素就越多。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 辽宁12选5走势图表 人人快送赚钱不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记录 77棋牌游戏下载 时时乐上海开奖结果 股票市场 11选五守号技巧稳赚 老重庆时时采彩开奖 双色球开奖时间 安徽25选5开奖查询 饮品加甜品店赚钱吗 时时彩平刷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