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咸魚

作者:李少威 副主編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5-16
  人類的老年正在丟失。意思是說,人一旦老了,那么從老了到死亡這段時間, 相當于不存在。 非常聳人聽聞,對不對?舉幾個例子就明白了。
  老人A的兒子出門前,囑咐老人A說,鍋里燉著肉,半小時得關火,老人A滿口答應。等到兒子一個小時后回來,肉已經變成了一堆焦炭,廚房里濃煙滾滾,而老人A還在房間里沉醉地玩著智能手機。
  老人B,喜歡戴著耳機開著很大的聲音,無休止地看各種視頻。他兩歲的孫子在客廳里玩耍,手被門夾傷,痛得哇哇大哭了很久,而老人B竟沒有絲毫察覺。
  那我們就要問一個嚴肅的問題了:老人A和B,在分別所處的事件時間段里,他們是真實存在的嗎?更形象一點,套用周星馳的話說,他們當時確實待在那個空間里,但他們的狀態和一條咸魚有什么區別?
  你一定還可以舉出很多老人CDEFG的同類故事。智能手機普及,是六七年間的事情,這六七年對人的存在狀態的改變,經歷了一條大轉折的線索。第一階段是年輕人成癮,老人痛恨;第二階段是悉數成癮,互相之間不再有意見;第三階段也就是現在,是老年人成癮,年輕人頭痛。
  年輕人通過控制家庭WiFi的使用時間來把老人從智能手機中拉出來的情況,越來越常見起來。的確,如果不這么做,任其發展,那么且不討論正常的家庭關系如何維持的問題,僅從關心老人的角度說,他們將丟失他們的老年時光。
  “老人”這一角色的界定,可以退休為界,也可以不再工作或無法再工作為界。從這一時間點開始到生命抵達終點,如果是幸福的,在過去被稱為“夕陽紅”。他們將從事務中抽身而出,參加各種本性喜歡的、認為有意義的活動,他們將從中獲得許多美麗、溫暖、印象深刻的現實體驗。
  而現在,一切都正在毀滅。他們瞇縫著的雙眼會鉆盡一切空子停留在手機屏幕上,得到類似于電子游戲的虛幻的令人大腦疲憊的快樂。
  無論是 “夕陽紅”, 還是“網癮老年”,時間都是客觀的,但兩者有本質的區別。前者是多變的、起伏的、真實的、可記憶的,因而也是主觀感覺上更長的,而后者是同質的、均一的、虛擬的、想不起來的,因而主觀感覺上也就是一瞬間的。
  這是一個嚴重而又真實的警告:當“網癮老年”們抬起頭來時,時間可能已經用盡了。
  以老人作為分析對象,一是因為他們在當下表現極端,對許多家庭而言已經是現實問題;二是因為他們的身上集合了幾個必要的分析元素:他們有充分的時間,沒有生活壓力,并且無法自制。
  把目光從老人身上移開,放到全社會,道理相同。很多人有時間、無壓力、無法自制,所以越來越大比例的人生,正在被智能手機所吸取,吸取方式,就像武俠小說里的“北冥神功”和“吸星大法”。
  人的生命,被科學不斷延長,這是有形的,客觀的。同時,它也被社會的技術模式以更快的速度消耗掉,這是隱形的,但同樣也是客觀的。
  新的社會技術模式存在并不太久,所以大部分人對“前智能手機時代”的生活仍然是清楚的。這時我們回頭想想,那些具有鮮明的喜怒哀樂特征,明確地標記了“我”的事件,可能大部分都發生在“前智能手機時代”,前面是起伏的,而后面則往往是一條直線。這條路徑,就像是重病者床頭的心率監視器對生與死的顯示。
  法國哲學家拉·梅特里寫了一本主張機械唯物論的著作—《人是機器》,而現在,在相當普遍的時空里,人是咸魚。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 山东11选5计划 双色球 海南开奖结果表 网上ag老虎机怎么一直输 网上电子老虎机是怎么控制的 篮球保龄球赚钱 重庆时时彩稳赚计划 pk10赛车冠军大小计划 彩计划软件手机版本 有哪些正规的赚钱软件吗 336时时彩苹果安卓 重庆时时五星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