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和基因,真是萬能的解釋

作者:石勇 總主筆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5-16
  有幾個讀者對我分析消費主義那篇文章里所說的“社會運作基準線”很感興趣,要我詳細解釋解釋。
  行。但基準線很多,限于篇幅,我在這篇文章里,只講跟語言-智商有關的那個社會運作基準線。
  我們先想一下,有幾個人知道“先驗主體”“內時間意識現象學”“實踐理性”“消費主義的政治經濟學”這些概念或表述到底是什么意思?恐怕沒幾個人知道吧?
不知道就對了。它本來就是一個叫“學術界”的那幫人用的專業術語,主要是用來進行內部交流,不管他們自己是否知道是什么意思,并不預設要外人能聽懂他們在說什么。
?  好,這些東西,還有論文中的摘要、關鍵詞之類,就是用來維持他們那一幫人在利益-認知-交流層面的社會運作的。沒有這些儀式,沒有這些術語的包裝,大家都說大白話,就不像話了,無法建立一個自稱專業的東西與別的東西的區隔。
  唉—“區隔”其實也是他們的專業術語。
  一部分以“學術”標榜的人是這樣設定某個群體內部運作的語言基準線的。那么整個社會呢?
  整個社會很清楚,你必須照顧絕大多數人的理解和接受能力。所以,用來維持整個社會運作的語言,或者要具有形象化特征,或者要具有表象化的特征,或者要淺顯易懂,或者跟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息息相關。
  比如,你要向一些人民群眾宣傳,顯然就不能用知識分子的語言, 這些語言跟大家明顯隔了一層。文縐縐的、抽象晦澀的知識分子語言,要在人民群眾中進行社會運作是有難度的。
  在抽象的整個社會層面,也是如此。
  我只選語言的“認知”功能來說。
  在關于人的認知方面,我們經常可以見到他“性格內向”她“性格外向”的說法,也可以經常看到把一個人干了什么什么就說成是“人性”的表述—無論是貪婪、嫉妒、變狠、猜忌,還是疏遠、心理競爭、排斥、暗算……通通都被說成是“人性”。
  而且,把一切都說是“人性”的,并不僅僅是劉墉這種雞湯大師,也不僅僅是一些小白,還包括了那些有知識或自認為有知識的人。在微信公眾號里,“人性”的說法俯拾皆是。它其實是一種全民語言。
  好,“性格內向”“性格外向”“人性”這類說法,看上去是用來認知的,但它們就是一種表象知識。
  所謂表象知識,就是滿足人獲得“我好像知道”“我好像可以把控”的感覺。它并不是真正的知識,因為構成了表象知識的那些語言,并不是真正用來認知。就像一個人要獲得讀書的感覺,要獲得儀式感,其實他并沒有真正讀書,也沒有體驗到儀式的神圣一樣。
  真正用來干什么呢?用來交流。
  不錯,“性格內向”“性格外向”“人性”這類語言,恰恰是用來照顧大多數人的智商的。它們的功能就是用來維持交流層面的社會運作,以便讓大家大概知道所說的是什么。其交流的功能,遠大于認知的功能。
  還是以“人性”為例。貪婪、嫉妒、變狠、猜忌之類,所有這些心理-行為現象,都自有其發生邏輯,而且往往是心理條件和社會條件相互作用的結果。要看清楚它,找到它的發生邏輯,就涉及對心理動機、社會背景、個人情況等方面的考察,是需要點認知能力和費一番功夫的。
  可是大多數人既沒有這種認知能力,也沒有這種耐心。所以,他們只需要一個源頭性的、實體性的解釋—因為這是“人性”。
  于是,什么都可以說成是“人性”。
  在這種維持社會運作的需要下,其實“基因”這個原本看上去高大上的詞語,也淪落成“人性”一樣的層次了,什么都可以說成是“基因”。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