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醫藥公司財務造假疑云

  研發投資薄弱,大額資金流向不明,甚至賬上現金的虛實都存疑,一些醫藥公司的近期表現無疑是A股上市公司質量如何的最好佐證。但誰來“管”它們?

作者:本刊記者 楊露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6-18
  自去年來,醫藥行業可謂是“雷聲” 不斷,“黑天鵝”事件比比皆是。近日,康美藥業“一夜蒸發300億元”,涉嫌財務造假,又讓很多價值投資者們對整個醫藥行業增添了更多擔憂。
  投資者對資本市場的信心,歸根結底是對投資標的的信心。中國企業的“高增長福利”已經是過去時,在這個時候,注重提升內在價值的企業將更加稀缺。
  可以說,上市公司質量的提升是所有投資者的愿望,同時上市公司質量也是資本市場可持續發展的基石。
?
  康美藥業“出事了”
  近段時間,滿倉康美藥業的散戶們夜不能寐,心如刀絞。
  去年年底,康美藥業就收到了證監會《調查通知書》被立案調查,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進行了自查以及必要的核查。4月29日,康美藥業披露了2018年年報,同時發布公告更正其2017年年報中出現的會計差錯—高達近300億元的“會計差錯”。康美藥業的“會計差錯”有多嚴重呢?300億元,這已經超過A股9成多上市公司的市值了。
  隨后,康美藥業股價一字跌停,昔日“白馬”變成了“黑天鵝”。至今,康美藥業“300億元一夜蒸發”事件依舊在發酵,這次出事的審計機構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在康美藥業的審計業務中涉嫌違反證券相關法律法規,已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5月17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常德鵬表示,經初步調查,康美藥業2016到2018年財報存在重大虛假,存在通過偽造業務憑證進行收入造假,部分資金轉入關聯方賬戶買賣本公司股票等情況。
  在此前調整的“會計差錯”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貨幣資金—2017年康美藥業貨幣資金多計299.44億元。貨幣資金,對于企業來說就是賬面上的現金、銀行存款等金額。理論上,這是財務報表中最不容易出錯的基本科目,但對康美藥業來說卻成了一筆糊涂賬。
  近300億元資金可不是小數目,審計機構難辭其咎。在過往17年的審計工作中,正中珠江對康美藥業的年度財報都出具了“標準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也許是因為這次的會計差錯,今年4月30日披露的2018年年度報告中,正中珠江首次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
  此前,康美藥業就因“大存大貸”問題遭到過質疑。數據顯示,康美藥業2015年到2017年賬上分別有158億元、273億元、341億元的貨幣現金,四個季度平均現金額為133億元、229億元、313億元,然而其利息收入卻只有1.65億元、1.81億元、2.69億元,利息/季度平均現金比為1.24%、0.79%、0.86%。從這些數據看,康美藥業賬上躺著幾百億元存款卻不理財,另一方面又不斷舉債。兩者自相矛盾,令人費解。
  存貨是康美藥業金額第二大的資產科目,近幾年一直維持在20%以上,遠高于同行業的總資產占比。在調整之前,存貨和營業成本配比數據已經高出合理范圍,更正后超過340億元的存貨,顯得更加離譜。
  5月12日,上交所在最新的年報問詢函中提到,康美藥業2018年年度報告顯示,公司存貨342.10億元,占總資產的46%,而本期營業成本僅135.42億元,本期計提存貨跌價準備僅5083萬元。
  在存貨中有一項叫消耗性生物資產,也就是康美種植的人參、林下參等,賬面金額高達33億元。康美藥業曾披露過林下參的收購模式和盈利模式,林下參生長周期為10—20年,而康美此前從未做過減值計提。
  像人參這樣的生物性資產很容易成為農業企業造假的資產科目,其特點就是盤點難、審計難。比如獐子島“逃跑”的扇貝、藍田萬畝水面不知道裝了多少的魚、輝山乳業“邊產奶邊換錢”的奶牛等等。
  此外,康美藥業的股權質押比例很高,控股股東持有的股權已經質押了92%,理論上說公司不缺錢,那這些股權質押的錢都用到哪里了?一種猜測是,康美藥業的控股股東在上市公司體外有很多和金融相關的企業,控股股東及關聯方的錢有可能拿去做資本運作了。
?
  研發不如銷售重要?
  就在上交所前一輪監管函下達7個多小時后,康美藥業發表了董事長馬興田署名的道歉信。從內容上看,道歉信并沒有直面財務差錯的具體原因,只是將這300億元的不翼而飛歸結為內控不健全、信息披露不規范。當然,這封道歉信被公眾認為缺乏誠意。在這之前,馬興田還表示,“財務差錯和財務造假是兩件事”。
  事實上,“會計差錯”及更正早已成為上市公司的慣用伎倆。每年都會有很多A股上市公司披露類似公告,對前期財務數據進行追溯調整,這嚴重破壞了市場運行秩序。
  比如爾康制藥。這家公司通過財務造假,粉飾業績,為實控人家族的高位減持創造條件。2017年,公司實控人家族開始減持套現,金額高達12.5億元。證監會調查發現,爾康制藥2015年、2016年的年報都存在造假,合計虛增利潤2.5億元,比公司自查公布的情況還要嚴重。
  “會計差錯”的背后,往往是財務造假,而財務造假背后又往往存在利益勾連。馬興田有過多次行賄“前科”,曾4次出現在落馬官員的行賄名單中。查閱公開報道,他曾行賄過萬慶良、原揭陽市委書記陳弘平、原證監會發行監管部處長李量、原任廣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安全生產監管處處長蔡明。頗有意味的是,受賄官員均被追究刑事責任,但馬興田卻每次都能“全身而退”。
  縱觀發展近三十年的證券市場,醫藥板塊作為一個剛需大消費板塊,一直是A股市場上的明星,素以穩妥著稱。不過自電影《我不是藥神》去年偶然間掀起醫藥行業的潮水后,影視之外的資本市場也再沒有平靜過。
  白馬股接連“爆雷”,醫藥板塊接連遭遇重挫。有毫無底線的,疫苗風波的主角長生生物原本是國內民營疫苗明星企業,借殼上市未滿三年就驚爆“黑天鵝”;也有快速擴張失足的,恒康醫療與千山藥機兩家公司走的路類似,快速擴張買出來短期的業績繁榮,但經營管理并未跟上,顯露出了實控人的“事業心”與“私利”。
  上海萊士則通過理財把市值做到了千億,但股神只是暫時的,當潮水退去,裸泳者顯現無疑。相比之下,此前康美藥業賬上躺著這么多錢卻不理財,確實實在說不過去。有段子甚至調侃說,“東北覓長生(長春長生),上海尋來世(萊士)”,是醫藥股的最高境界。
  而最近因創始人家族卷入留學風波事件的步長制藥,被質疑為什么2018年研發費用只有5個多億,銷售費用卻高達80多億元。但跟康美藥業比起來,這也不算夸張,高速發展的康美藥業在2013—2017五年間的研發支出只有4.9億元,平均每年不到一個億,占營收的比例不到1%。這讓人不禁懷疑,這還是不是一家醫藥公司。
  一般而言,醫藥行業唯有通過不斷地研發投入,用以支撐創新藥,擴充產品線,才能提升公司實力。那么這幾家公司所反映的研發占比較低現象是否為行業共性?
  數據顯示,目前,293家A股生物醫藥企業,除*ST長生之外,已披露2018年年報的藥企中,281家企業公布了研發投入數據,研發費用總計340億元,但多數藥企年研發投入規模不足億元。
  具體來說,藥企研發占比整體并不高。2018年年報數據顯示,A股藥企有83家研發費用超億元。其中,恒瑞醫藥、復星醫藥、邁瑞醫療、上海醫藥4家企業研發費用超過10億元,分別為26.70億元、14.80億元、12.67億元、10.61億元。
  而研發占比超過10%的僅有30家,貝達藥業、廣生堂、普利制藥的研發占比居前,均超過20%,分別為48.20%、28.32%、23.47%。相比之下,2018年A股藥企銷售費用占比(銷售費用/營業收入)超過10%的有213家,其中34家占比超過50%。
?
  資本市場不需要財務游戲
  資本與產業之間互動與循環是以技術作為原動力的,通常來說涉及生物醫藥的企業,高質量發展體現在三個方面,戰略聚焦,專注主業,以及持續的研發和創新。一些上市公司出現了資金鏈緊張,甚至大股東股票質押問題,這背后既有宏觀政策帶來的影響,但更多的是這些上市公司在發展中追求粗放型發展所帶來的問題。
  從醫藥行業的這些事件來看,生產或財務環節造假,研發創新投入不足,市場過分高估,已經成為了部分中國藥企現狀。經歷短期調整之后,未來醫藥行業或將出現分化,依靠營銷手段、非連續性并購獲取技術,抑或玩財務游戲的公司會失去市場支持。
  “就上市公司目前的狀態來看,可能并不是得到的金融服務太少,而是得到的金融服務太多,上市公司可以以很低的成本獲得大量資金的支持。”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資本市場與公司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張躍文通過研究發現,近年來上市公司總體質量逐年略有提高,但質量提高的速度很慢,且總體質量水平不高,特別是在價值創造能力方面。
  他認為,在資本市場上存在“懶人機制”,直接表現為上市后“業績變臉”成為群體性現象。為提高上市公司質量,他提出要在發行上市的具體標準上結合市場分層的細化,對于上市公司在公司治理、內部控制、信息披露、投資者保護等方面提出一些具體要求,繼續加快改革退市制度。
  5月11日,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中國上市公司協會2019年年會暨第二屆理事會第七次會議上系統性地發聲,大篇幅聚焦提升上市公司質量的重要性。
  易會滿說,從長期看,決定市場成色和發展走勢的,還是經濟基本面和上市公司質量。資本市場是實體經濟的“晴雨表”,這個功能主要是通過上市公司質量來體現的。資本市場是連接實體和資本、連接融資方和投資方的紐帶,而上市公司質量是支撐這個市場的支柱和基石,是促進金融和實體經濟良性循環的微觀基礎。沒有好的上市公司,就不可能有好的資本市場。
  行情好的時候,企業可能成為“熱錢羊群”,通過盲目的追逐風口或“非法手段”迅速獲得市場的關注,但風波過后,最終只有治理優秀、研發能力較強、注重信用與品質的優質公司,尊重內在價值提升的企業,才能真正留在市場上。并且,資本只有流入具有價值的產業,實現價值升值,才能增強資本市場的韌性。
  正如易會滿所說,“只有不斷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增強價值創造和價值管理能力,企業才能在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脫穎而出,并以令人尊重的方式,贏得長盛不衰的聲譽,真正成為億萬企業主體中的‘優等生’。”
?

?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 广东十一选五*软件 重庆快乐10分客服 *开奖查询排列5 湖北十一选五 上海时时乐所有走势图哪里看 旧版千炮街机金蟾捕鱼 单机波克斗地主旧版本 吉林快3儿开奖结果57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 青海快3预测 3d图迷字谜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