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進數據治理需要非凡的政治魄力

  社會出現一種新的資源,一種新的力量,它會融入我們的生活,影響我們的生活。這就是一個時代的變化,這種變化要求我們去重新審視。

作者:本刊記者 曹檸 發自北京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6-18
  大數據驅動了當前的商業創新,但也在新商業文明的晨曦中投下了陰影。除了從商業應用的角度來理解大數據,從國家治理乃至人類文明的高度來理解大數據對當前社會形態的影響和改變也至關重要。
  近日,《南風窗》記者專訪了著名信息管理專家、科技作家涂子沛。涂子沛畢業于中山大學、卡內基-梅隆大學,2014年從硅谷回國,曾任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著有三部曲《大數據》《數據之巔》《數文明》,是中文世界最早傳播、普及大數據的作者之一,他的著作曾引發了大數據戰略、數據治國和開放數據的廣泛討論。
?
  從書同文到數同標
  南風窗:你在前兩本書中梳理美國的數據發展歷程后,提出中國有后發優勢。我們的優勢是什么?中國大數據產業、模式的發育能從美國學習什么呢?
  涂子沛:人類的文明的載體分兩種,實體和虛擬空間,數據就是記錄著人類文明的虛擬空間。在這方面,美國是中國的大學,并且這種情況還會持續一段時間。美國是發達國家,它對人類文明做的探索可以作為我們研究的基礎,美國關于公共政策辯論的數據應該被翻譯成中文,他們的數據存量已經很大了。例如,要不要禁止墮胎,適婚年齡應該設在哪里,女性的社會階層又有什么影響等,方方面面都經過討論。而且,在不同的歷史階段也會呈現不同的面貌,長期的政策記錄是非常具有參考價值的材料,這是美國200多年的政策考慮和政治智慧,我們為什么要拒絕站在別人的肩膀上呢?
  但是也要明確一點,我們是學習而不是模仿,不是要求和美國變得一模一樣。我們擁有博采眾長的基因,現在需要融合新的經驗。改革開放最大的經驗是“實事求是”,現在更是進入了一個加速期,就是人工智能與大數據。什么叫實事求是?我們把數據實時記錄下來,用機器去處理,進行分析,加以利用。
  再說我們的優勢。中國做大數據有非常有利的體制優勢,我們的行政意識很強,會集中力量辦大事,就會很有效率。我們在學習已有的基礎上,開發出新的模式,數據聯通就會帶來一場巨大的革命。
  南風窗:對中國來說,大數據領域在公共治理層面的當務之急是什么?
  涂子沛:大數據應用的歷史位點就是數據的聯通,特別是對于政府而言。數據需要聯通,需要相對流動,數據靜止放在那里是產生不了價值的。
  大數據目前最迫切的一個任務就是數聯網,數據要聯通。如果實現了政府數據的聯通,這將會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直接體現在政府效率的巨大提升。例如我們轉單位需要開具一些證明,需要來回去多個地方準備材料,若是跨地區就更加耗時耗力,有時候還會遇到證明循環,這就導致社會的效率非常低下。如果數據聯通,將引起極大的改變,甚至這種影響是持久的。秦始皇施行書同文,影響了未來千年的發展。我們今天又到了一個新的階段,數聯網的基礎就是數同標。它與書同文的歷史價值是一樣的。
  如果實現了聯通,我們政府的職能、流程、機構都會發生變化,在數據的基礎上再計算,重新塑造一個政府,數據聯通的政府具有數據維度上的整體性。第一,數據聯通,政府內部的效率必定提高十分顯著;第二,數據可移植,個體與數據的主從關系徹底改變。之前是人跟著數據走,你的信息存在某個地方,今后你辦什么事都需要回到那個地方開具證明。現在數據能夠跟著人走,數據也就成為了一個新文明的基礎。
  而且我們也能夠清楚地看到,數同標和書同文同樣不是憑借一人之力就可以完成的。首先要有人開始做,并且經過長期努力效益才會顯現。最重要的,就像不能只有一個人有電話一樣,獨立的數據是無價值的,當數據進行流動、交雜、匯合才能夠產生巨大的價值。現在都在談論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基礎就是數據聯網。如果數據不聯網,人工智能也只能是產生非常局部的效應。我現在感到著急的是我們整個社會層面,沒有將它看作真正非常嚴峻的重大任務。
?
  推進數據治理需要政治魄力
  南風窗:目前來看,一些省市的政府在數據治理方面做了一些新嘗試。據你的觀察,這些嘗試集中在哪些維度?
  涂子沛:對,我們能夠看到現在信息技術的創新,已經在幾個維度上清晰地表現出來。第一是跨部門,之前就是因為無法跨部門,導致部門之間難以協同。我去廣東省的智慧交通大賽做評委,就有很深的感觸。我們現在的車牌涉及多個部門,未來會不會使用電子車牌呢?這樣一來也就沒有必要設立收費站了,管理部門可以知道這輛車的行駛記錄,就可以自動扣款。這不是ETC(不停車收費系統)的問題,而是暢通問題。
  第二是創新的對象,現在創新不是在應用層面,而是到社會基礎設施層面。我們需要用新的觀念去看待社會基礎設施,要去創新。舉個簡單的例子,現在無人駕駛的概念很火熱,人們的焦點在車上,那么有沒有想過道路也創新呢?如果我們建設的道路更適應無人駕駛車輛,它是不是就更安全了?以前我們駕馬車,駕馬車的路卻不適合駕機動車,于是路就需要適應機車。在廣東智慧交通大賽上這種傾向就很明顯,有選手說用智能燈來引導高速路上的汽車,那是不是可以在制造護欄的時候就一體化?現在正是因為我們基礎設施的缺位,所以只得往上加附件,反過來一想,基礎設施的一體化就顯得很重要了。
  第三是規則問題,目前社會上還大量存在不適合數據智能化社會的一些規則。這些規則束縛了人們,我們需要一套新的規則體系,例如隱私保護。我們需要去修改規則體系的基礎—法律,因為新的社會已經出現與制度的不協調,有時還不僅是不協調,更成為阻礙。我們需要調整來釋放新發明和新資源,數據就是其中一種。我們需要以一個新的框架去看待數據,我們的意識需要進行調整。這三個層面的快速推進,對政府來說其實很難,現在問題也比較多。
  南風窗:你與政府決策層接觸較多,他們從理念上接受這種變革,并推動整個系統的變革的情況如何呢?
  涂子沛:這樣的變革很艱難,但大家愿意談。不過,大家只愿意把它當作一個茶余飯后的事,還缺乏把它變成現實的魄力。要一點一滴向著這個方向去,不能說完全沒有進步,我們看得到進步,但也還是在等待領導者的有力推動,熱衷于此事,能夠把這件事變成政治擔當。當具有了一定規模的時候,之前說的跨部門問題、電子車牌、基礎設施等種種問題就會迎刃而解,這種行政改革是契合了大部分現存問題的。至于是不是會趁著簡政放權的政策東風很快實現,我們現在還需要等待。
  數據治理這件事,各個部門之間的數據不一樣,我們又要如何甄別?這就涉及數源,一種數據只有一個來源。若有一個部門收集數據,其他部門共享,又減少了成本,也減少了沖突。收集到的數據的價值由兩個維度可以決定:收集成本與使用價值。花費大量的時間進行收集,很多時候還會出現重復收集,浪費資源。保存安全性也不穩定,一旦泄露,反而對社會產生不利影響。現在不少地方有大數據管理局,任務就是科學規劃數據的收集體系,再對數據進行有效的保護,當然還有有效的共享。做這些事,我認為目前還有很多意識沒有到位。
  首先要做的是讓人們接受這個理念。不用科普的形式,也還有其他方式。其實我很想拍一部紀錄片來說這件事,讓人們意識到一些基本問題的重要性。現在人們愿意談趨勢,但是人們又覺得趨勢與自己無關。但其實像我們之前說的數同標也好,趨勢可以影響人類社會的發展,且影響深遠,所以希望人們上升到文明的角度來看待。
?
  從“老大哥”到“老大姐”
  南風窗:著名的大數據研究者、牛津大學網絡學院互聯網研究所治理與監管專業教授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在新書《數據資本時代》中預言,我們正在面臨從一個以價格和資本為核心的市場轉變為以數據為中心的市場,金融資本將被數據資本所取代。邁向一個數據和資本交織的未來,人們的意識層面準備好了嗎?
  涂子沛:今天我們的核心問題在于我們對數據的認識,現在大部分人對數據有了共識。像馬云認為數據的本質就是資源。但數據不是資源,資源越用越少。數據是越用越多,而且一條數據沒什么價值,但是100萬條數據就具有巨大的價值。
  實際上,在社會層面是沒有完成數據意識的培養。你發現一個公司為什么不用數據,是因為它的領導人跟普通員工都沒有意識,他們都不依靠數據。我在書中也有相關的案例,美國工作記錄項目進程的數據,項目經理就會有一個宏觀的調控,項目的預算、進度是不是在正常軌道內。我在國內給企業家做培訓,問有沒有這樣的機制,都說沒有。我問為什么,他們說這有用嗎?員工填的問卷都是假的,反饋的數據不靠譜。首先承認,一開始的確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但是長期做下去就會形成健康的機制,它有一個過程。
  這會影響企業的激勵機制,有一個例子,受到委托開發軟件的時候,在預算協商環節就很容易僵持不下。這時候如果可以拿出實際的數據,告訴對方這樣的一個項目需要的成本,就可以讓對方妥協。這就是數據的價值,沒有這些數據,對方很難接受你的要求。我們進行決策的時候需要很多細節,數據表就可以提供這些細節,而且是精確的細節,這種精確的細節就能觸動人的決策細胞。
  南風窗:你在書中描繪了未來的可能:高清晰的社會。但這也會引發一種恐慌,如果數據被權力掌控,人們會覺得自己被數據支配,被人操控。這種隱憂我們要怎么安放呢?
  涂子沛:我給這樣的社會狀態取名“高清晰社會”,因為社會出現的紋理,像指紋一樣。你做下的每一件事都留下了數據在定義你,這就是你的紋理,而且每個人的紋理都不一樣。現在政府在利用這種紋理的能力也在空前增強。但是我們說技術是一把劍,你可以用它來管理,也可以用來服務。例如我們的天網,不僅僅是管理,還有服務。大數據源于人民,就像稅一樣,大家需要納稅,大家也都被采集數據。我在書中開篇有句話,這世界上有三件事不可避免:納稅、死亡、被提取數據。政府把數據集中起來,之后政府有這樣的力量,政府未來會成為最大的網絡組織。這不僅指中國政府,全世界的政府都這樣,只不過是競賽中暫時落后。市場互聯網組織發育起來,政府還沒有。
  剛才講到雙刃劍,第一,這首先取決于政府,要服務還是要管理。這把劍在不同的政府手里,起到的效果還不一樣。第二就是我們對隱私的探討,這方面的討論已經很多。我在書中聚焦前一方面,如何將社會治理渠道優化,而不是政府怎么控制。我講的更多的是積極的一面,怎么來服務。辦事僅跑一次,重點在于僅此一次,數據聯網了,政府沒有必要反復向公民要求提供信息,我相信這個時代一定會來。
  南風窗:無僥幸的狀態、更發達的數據記錄會不會令人產生刻板印象:隱私侵犯和“老大哥”監控?
  涂子沛:我現在清晰地感覺到技術的力量侵入人的生活,例如信息沉溺,就是通常說的手機癮,已經成為一個話題。你會發現技術在改變人的行為,改變人的生活。
  但事實上我們今天看到技術對人生活的改變,還是能看到很多正面的事。原來很多我們認為天知地知我知的僥幸心理被極大遏制,因為你做的事會被記錄。未來社會是無僥幸的,這是客觀規律,我認為這是經得起歷史考驗的。人們的僥幸心理非常厲害,它被遏制后就只得踏踏實實做事。
  數據也帶來新的手段去觀察人,我們用數據記錄一個人的行為。例如每天看手機屏幕的時間,以為就看了一會兒,實際上很久了。我們對世界了解最少的就是人自己,我們可以量化的行為很多,運動情況睡眠情況等,這都能增加對自己的認識。
  就是說社會出現一種新的資源,一種新的力量,它會融入我們的生活,影響我們的生活,我們成為它的一部分,或者說它成為我們的一部分。所以這就是一個時代的變化,這種變化要求我們去重新審視。
  實際上,如果政府能夠真的用大數據服務人民的時候,它可能會是“老大姐”。適時地提供幫助。我們說性騷擾現在沒那么容易了,因為女方可以錄下來,留存證據。記錄是很強大的力量,我的概念就是高能個體:你別惹我,我記下來,傳播出去,受傷害的就是你了。
?
  大數據的價值取向
  南風窗:在你看來,大數據的應用是一種工具性技術,還是有自己的價值取向?
  涂子沛:大數據其實代表著價值觀。我在書中著重強調了一件事:創新的根本就是發展個人價值。云計算也好,區塊鏈也好,只要發揮每臺計算機的價值,最后有產出。高鐵也是這樣,每節車廂都有動力。我希望的就是不只是技術專家思考這個問題,有社會聲望的人也關心這件事,在公共場合倡導它,普通的人都思考它。比如說數權,我們是可以讓民眾意識到這件事的。以前直接提取數據產生商業價值,那現在公民有了數權意識后可以要求權益或者隱私,甚至是不同意時自己的數據就不能被使用。
  我的新書取名《數文明》,目標之一就是希望建立一個話語體系。讓人們意識到出現一種新的資源的同時,也帶來了新的利益、新的權利、新的主張、新的觀念、新的方法。這件事我想歷史會有所評價,當然不會是在當代,因為這是在挑戰大家的認知。
  南風窗:要相信數據的力量,那我們應該留給人性什么呢?或者說,如何用人性制約系統的不確定性?
  涂子沛:數據的邊界在擴大,適用范圍在擴大,但并不是意味著一切都要計算。你能通過計算找到一種最美的東西,但也可能不是。統計上找到均衡點,它是美的,但是不是所有的美都要這樣呈現?世界是非常多元的。我們要知道這是個新生的東西,我們要讓這個新生的東西融進我們的生活,所以可能還略帶夸張,才能有效果,但并不是說這個東西是永恒。1000年前的人想象不到今天會有汽車、飛機,但未來,我們能知道,數同標之后會有更多偉大的事情會出現。出現什么事?現在不知道,有待想象。但是我知道這是一件正確的事,就像書同文一樣。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 股升网配资 极速飞艇6码稳定公式图 内蒙古11选5开将结果 排列3开奖历史开奖结果 3d开机号试机号近 陕西快乐十分八码遗漏 今日股票推荐排名 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11选5基本走 安徽十一选五定牛遗漏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大全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