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現抗經濟下行的決心

作者:譚德波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6-26
  5月25日,2019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在北京召開。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郭樹清因陪同國務院領導調研考察,所以本人未能出席論壇。
  但值得注意的是,他特意委托了銀保監會首席風險官兼辦公廳主任肖遠企代為出席論壇,并宣講了他的演講稿。在當下的特殊時點,作為中國銀行體系的關鍵管理者,郭樹清顯然希望借此機會對公眾和市場表達他的一些看法。
  郭樹清的演講稿,談的問題很多,從中美貿易戰到國內經濟社會發展的挑戰,各方面都有涉及。不過,觀察他的看法還是要從銀行入手。一是,他本人作為銀行業最高監管長官,說的每句話,對行業都可能有影響,也代表監管的近期取向。二是,銀行一直都是中國經濟的最主要的融資者,銀行體系的信貸是經濟增長最核心的推動力。尤其基于A股目前的狀態,銀行的這種核心地位有增無減。
  郭樹清透露了金融業的一些關鍵數據,同時也不忘記強調機構群體的“非國有屬性”。據其透露,目前,我國有4588家銀行業機構,其中民營機構控股的超過3000家。五大銀行,社會股權占比平均達到30%,有的甚至超過40%。他還特別指出,五大銀行的市場份額現在只有37%,與英美等國家前五大銀行的市場份額的占比很接近。
  4588家銀行業機構這一數據值得注意,這個數字不算多,也不算少。如果按照機構的數量來計算,那么中國的民營控股銀行機構已經是國有控股機構的兩倍。當然,如果按照資產規模和存貸款余額來計算,那么民營銀行肯定不是國有銀行的對手。但是,民營機構的數量的確說明了中國金融體系的進步和發展。
  民營銀行代表活力,但在經濟下行的時候,也可能意味著風險。銀行這種金融業態,從一誕生之初,就是一門關于信用的生意,國家信用是最頂級的信用,所以以國有信用為背書的國有或國有控股銀行,必然抗風險能力更強。相反,民營銀行則較弱,如果疊加公司治理的缺陷和業務所在地區域經濟的下行,那么民營銀行就更容易成為風險爆發點。
  包商銀行就是這樣一個案例。包商銀行的主要股東都是民營資本,近年擴張迅速,曾榮登中國民企500強,這一榜單主要按照規模排名(銷售收入)。在經濟上行時期,包商銀行發展迅速,一度宣稱自己是有關監管部門評定的首批“風險最小”的七家城商行之一。但現在,該行遇到了大麻煩,和海發行當年的故事大同小異,也是違規貸款,導致逾期貸款飆升。最后,嚴重到了危及流動性和影響日常業務的地步。
  5月24日,中國人民銀行和銀保監會宣布對包商銀行實行監管,期限1年。中國人民銀行和銀保監會表示,接管之后,包商銀行事實上獲得了國家信用,儲蓄存款本息得到全額保障,企業存款也得到充分保障。
  可以看出,國家出手解救中小銀行的態度非常堅決。為什么要這樣做?實際上,這樣做是必須的。信心比黃金還要貴,尤其在當下。而且,對金融體系來說,信心是行業的根基,是信用創造的原動力。因此,國家信用的擴張,幫助民營銀行紓困,無疑是一種必要的“技術操作”。
  可以翻看美國的歷史。始于1929年的經濟大蕭條,是美國和全世界的噩夢。從表面看,股市崩盤導致了經濟蕭條,其實不然。股市崩盤導致的資產價格重估,進而摧毀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導致銀行大面積倒閉和全社會的信用緊縮,才是大蕭條的主要原因。換句話說,銀行是根本,股市是觸發器,這是一個鏈式反應。
在1929年年底,美國的銀行數量大約2.5萬家,而在大蕭條末端的1933年,這個數字降到了不到1.5萬家,即三分之一的美國銀行倒閉或被清算。即使幸存的銀行,也紛紛收緊對實體經濟的融資,導致了全社會的信用緊縮。好企業也貸不到款,經濟必然步入泥潭。
美聯儲前主席伯南克是一位大蕭條的研究專家,對這段歷史的深入研究,讓他堅定了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的拯救措施,即必須拯救銀行和保險等大型機構。
當下,中國經濟盡管增速放緩,調結構正在穩步推進,遠談不上蕭條,但局部的風險也客觀存在。在包商銀行一案中,擴張國家信用,果斷處置風險,進而遏制信用緊縮的可能性,這種操作既說明了管理者遏制經濟下行的決心,也說明了中國金融體系的日臻成熟。
當然,更說明了中國經濟的韌性。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