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學通:與美國博弈,中國需要更強大的改革能力

  在5G問題上的立場分歧,有可能意味著政治意義的“西方國家”這一概念已不太適用于分析現行國際政治了。如今,決策者們越來越多地從技術合作與競爭的角度而不是意識形態的角度判斷國家間的關系。

作者:本刊記者 鄭嘉璐 發自北京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6-26
  從去年年底加拿大拘押華為公司CFO孟晚舟開始,美國對華為的全球遏制不斷加碼。與此同時,中美貿易戰也愈演愈烈。
  為什么美國寧可違背國際規則也要圍剿華為?在與美國競爭時,中國應該采取哪些策略?此次中美戰略競爭又會如何發展?帶著這些問題,《南風窗》記者專訪了清華大學國際關系研究院院長閻學通。在新著《領導力與大國崛起》中,他系統地闡述了大國崛起的秘密,他提出,中國要想縮小同美國的差距,甚至在綜合國力上超越美國,就必須具備比美國更強大的改革能力。
?
  美國,失道者寡助
  南風窗:最近,中美戰略競爭的焦點是美國遏制華為。在這個過程中,華為看起來有些被動。
  閻學通:美國圍剿華為時給人感覺來勢洶洶,好像有很多手段,其實大家忽視了一點:美國采取的是破壞政策,它在阻礙華為的5G技術成為全球標準。
  比起建立標準,搞破壞容易很多。要在國際上建立起一個通訊體系,得各個環節都做好,比如當初美國建立4G標準,就是非常費勁的。如今美國沒能力建立5G體系,卻來破壞華為的5G體系,這當然容易多了,就像修一條鐵路很困難,但想破壞一條鐵路的正常運轉,只要炸一個點就行了。
  看待中美之間的博弈,需要注意這場競爭的特殊性。人們通常認為,崛起國是改變現行秩序的,稱為修正主義國家,而霸權國是維護現行秩序的。現在情況卻相反,中國要維護現行秩序,而美國破壞秩序,美國成了修正主義國家。
  美國在做一件容易的事,而中國在做一件難做的事,這就是為什么好像美國的政策效率比中國的政策效率高。這說明,美國已經從秩序的建設者變成了破壞者,這意味著美國主導世界的相對實力下降了,它原來的世界主導地位在減弱。
  南風窗:從這次美國圍剿華為的事件能看出來,技術優勢之爭在國際競爭中越來越重要。能不能這樣說,未來中美的競爭會集中在技術領域?
  閻學通:我認為技術優勢之爭,是國際格局兩極化競爭的核心。
  這次中美戰略競爭和美蘇冷戰時期的競爭不同。冷戰時期,美蘇兩國也競爭技術優勢,但那時主要競爭軍事技術,新技術大多用在軍工領域。但目前中美競爭的網絡技術是“軍民兩用”的,經濟發展也能用,軍事裝備也能用。
  網絡就像自來水、電、貨幣一樣,已經成為人類生活的必需品,網絡技術影響的面非常廣。過去15年,數字經濟的增速是全球GDP增速的2.5倍。2018年美國和中國的數字經濟已分別占各自GDP的58%以上和38%以上。數字經濟正在成為世界財富的最主要來源,而電子通信技術又是數字經濟增長的關鍵,這就解釋了為什么這次中美競爭的焦點在電子通信技術上。
  南風窗:除了美國自身,它還號召盟友們一塊遏制華為,但不少西方國家沒有站在美國一邊。這說明什么?
  閻學通:美國盟友在5G問題上的立場分歧,有可能意味著政治意義的“西方國家”這一概念已不太適用于分析現行的國際政治了。如今,決策者們越來越多地從技術合作與競爭的角度而不是意識形態的角度判斷國家間的關系。美國的盟友們需要考慮,與中國還是美國合作能最大限度地維護本國利益。
  冷戰時期,多數國家是按意識形態選邊站隊的;但在這次中美競爭中,選邊的原則不一樣,其他國家更多考慮的是技術優勢和價格優勢。由于美國及其盟友并不認為中美之間是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矛盾,因此意識形態的影響雖然還有,但已經不起決定性作用了。
  南風窗:與盟友的這種分歧似乎是美國主動選擇的,因為特朗普對傳統盟友并不客氣。
  閻學通:在特朗普看來,盟友在打仗的時候才能發揮作用,如果不打仗,花錢維持盟友關系是不劃算的。跟盟友的軍事關系不能提高美國的科技能力,也不能增加美國的財富,美國在經濟上、技術上都不受益。
  特朗普將經濟利益和技術優勢置于國家利益的首要地位,他不想為維護世界領導的地位付出代價,因此他不像二戰結束以來的美國領導人那樣重視盟友的作用。美國國家利益的排序發生了改變,原先美國的領導地位是第一位,現在經濟利益是第一位。如果當領導需要付出經濟代價,那特朗普寧可不當。
?
  哀兵政策
  南風窗:既然美國越來越像一個失去國際社會支持的“失道者”,中國該怎樣做到“得道者多助”?
  閻學通:首先要承認,在中美競爭中,中國是比較弱的一方。從政治制度講,與中國政治制度相似的國家太少,跟美國政治制度相似的國家很多。從物質力量講,美國的經濟和軍事實力都比中國強。從軍事同盟角度講,美國大概有50個盟國,而中國奉行的是不結盟政策。中國的綜合國力更弱,所以中國比美國更需要國際社會的支持。
  以5G技術為例,如果國際社會都站在華為一邊,美國封鎖的效率就會大大下降;但如果國際社會全都支持美國,都封鎖華為的5G技術,誰都不用華為,那中國的麻煩就大了。現在是美國封鎖,但德國、意大利、法國、印度、馬來西亞這些國家還要接著用。如果中國的國際信譽變得越來越好,就會有更多國家站在中國這邊。
  南風窗:有人說,作為相對弱勢的一方,中國在外交領域應該適當降低身段,不要與美國硬碰硬。
  閻學通:可以換個說法:在以弱對強的時候,中國是不是應該采取“哀兵政策”。我認為,對實力弱的一方,“哀兵政策”是有效的。中國要讓國際社會看到,中國被美國欺負,不得不采取自保的政策。這點非常重要,因為這樣中國能從國際社會獲得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哀兵政策不意味著中國不對抗。只是在對抗時要反復強調,中國根本不想打貿易戰,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不得已而為之。換句話說,要讓世界知道,我們是被逼無奈的。
  我們曾經提出一些說法,好像中國比美國還厲害。這些說法不好,聽起來有點不在乎打仗的意思,這不是一個好的國際政治斗爭的策略。我們應該提出,中國隨時希望結束貿易戰,中國不愿意看到兩敗俱傷的結果。
?
  改革要給人希望
  南風窗:在外交領域,中國要適當放低姿態,在國內又該怎么做?
  閻學通:加大改革力度。我認為,只要中國政府具備比美國政府更強大的改革能力,中國就能縮小同美國的差距,甚至在綜合國力上超越美國。
  先說改革的作用是什么。改革最主要的作用是給人民以希望,特別是給年輕人以希望,讓年輕人努力奮斗。直白地說,這種“希望”是指將來的生活比現在好,或者說年輕人的未來比他們的父母好。當一代人都相信他們能超越父母,他們就會非常努力。反之,當一代人認為,他們這輩人永遠無法超過父母,他們就不會努力工作了。
  所以改革是永無止境的。年輕人會變老,會從創造輝煌的一代變成看別人創造輝煌的一代,所以要不斷改革,讓每一代年輕人都看到希望,讓他們為了比上一代過得更好而努力。
  國家一旦不改革,年輕人的努力奮斗就可能停止。當前美國社會面臨的問題,就是年輕人失去了希望。過去200多年里,美國是一代比一代強的,但現在美國缺少大規模的改革,年輕人發現很難超越父母一代,社會就會缺乏前進的動力。
  南風窗:這就提醒了中國,改革進程一定不能放緩,更不能停。
  閻學通:中國沒有美國那么嚴重,但也需要警惕。當前中國改革的力度、廣度、深度確實沒有改革開放初期那么大。
  有人說,當前改革的難度比原來大,所以改革放緩了,我認為這說法沒道理。我是從80年代走過來的,我一點都不覺得今天的改革比過去難。從理論上講,每個國家在每個歷史時期面臨的改革困難都是一樣大的,沒有哪一代難,哪一代容易。具體講到中國,80年代改革的時候,中國沒有今天的物質資源,沒有今天的知識儲備,沒有今天的國際環境,如果難度不比今天大,至少不會比現在小。
  南風窗:很多人擔心,如果改錯了就麻煩了,這或許是改革力度不夠大的一個原因。有辦法保證改革的正確性嗎?
  閻學通:改革中間犯錯誤是不可避免的。發現錯了的時候,及時改正就行了。不妨這么說,改革能力的強與弱更多表現在糾錯能力上,應該錯了就改,絕不諱言自己犯的錯誤。錯了怕什么?錯了就換一條新路徑,只要敢于承認錯誤,改革沒什么難的。
  現在是數字經濟時代,中美在網絡上進行戰略競爭。這在人類史上是頭一次,中美兩國都缺少經驗,都會犯錯。可以說,中美兩國都很可能出現重大戰略失誤,關鍵就看誰能及時改。
  話說回來,什么叫改革?改革就是改自己的錯誤,把錯的改成對的,把落后的改成先進的。落后的原因很多,可能是因為政策錯了,可能是不合時宜了,可能是跟不上時代變化了,各種各樣的原因使老做法不應再繼續下去,必須得改。
  南風窗:對外主動放低姿態,對內堅持改革,內外政策的一致性也很重要,你一直主張內政和外交不能搞雙軌制,這是為什么?
  閻學通:我先用家庭舉個例子。當一個人在家里舉止粗魯,出門在外卻溫文爾雅,人們會相信哪一面呢?人們在評判一個人的品質時,一定會認為他在家里的表現更真實,而在外面克制本性。
  對一個國家的判斷同樣如此。人們會通過其國內政策來判斷該國對外政策的可靠性。內外政策一致時,人們會認為該國的外交政策是可靠的,于是對這個國家的信任程度大規模提高。反之,如果搞內外兩張皮,人們就會認為這個國家的對外政策是不可信的。
  中國崛起到了今天這個水平,要盡量減少雙軌政策,盡量讓內外政策一致起來,這樣我們的國際信譽才會大幅提高,支持我們的國家就會越來越多。
?
  中美競爭的定位
  南風窗:最后,還是把視線聚焦到中美戰略競爭上。現在國人都很關切,未來中美兩國的競爭到底會朝什么方向發展。
  閻學通:我認為,中美在技術上的競爭將是長期的,中美戰略關系的沖突性和對抗性是增強趨勢。
  中國需要對這次中美戰略競爭做兩個定性判斷:現在美國對華是有選擇地遏制而不是全面遏制;目前中美戰略競爭的性質介于80年代美日戰略競爭和冷戰時期美蘇戰略競爭之間。
  美日之間、美蘇之間都是全方位的戰略競爭,主要區別在于是否存在意識形態領域的競爭。我認為,中國應主動防止中美競爭擴散到意識形態領域,因為一旦進入意識形態之爭,一定是冷戰形勢,這是非常不可取的,代理人戰爭將不可避免地爆發。
  南風窗:假如避開了意識形態領域的競爭,中美對抗的焦點是什么?
  閻學通:核心是競爭技術創新優勢。日本的教訓值得中國重視。當年,日本的半導體技術領先世界,但美國禁止日本獨自開展研究,必須與美國合作。日本最終作出讓步,有意識地約束本國的基礎研究,轉而做技術商品化的研究,確保美國永遠領先日本,這才讓美國放心。
  中國不能走日本這條路,這條路意味著民族復興無望。我們絕不放棄基礎研究。在科技領域,中國一定要跟美國爭,而且一定要舉全國之力,取得領先地位。因為技術領域的優劣是決定性的,它將決定中美競爭最后的勝敗。應對美國對華為的遏制,中國要以國家力量支持華為。美國的NASA就是國家辦科研的例子,美國不允許其他國家政府支持科研是雙重標準。
  而在意識形態領域,無論美國怎么挑釁,中國都應該堅決不應戰。我們沒必要在國際上推廣中國模式,也不需要讓別的國家效仿、復制中國的政治體制。因為決定中美競爭結果的是技術優勢而不是意識形態或政治制度。
  冷戰時期,美蘇誰的意識形態能影響最多的國家,誰就能主導世界。但如今的戰略競爭,不是看誰的意識形態能影響世界,而是看誰的技術能影響世界。掌握了核心技術,才能主導世界。
  總之,和意識形態相比,中國不能放棄的一定是技術創新。
?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 重庆时彩直播 生讯网配资 有疯狂飞艇这个彩票吗 广东36选7中奖结果 快乐10分开奖程序破解 今日斯诺克比分直播 快乐赛车网址 中正配资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公告 14场胜负 上海11选5走势 河北十一选五的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