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融資難需要市場化方案

作者:譚保羅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7-17
  前不久,有網友吐槽“中國電費太貴”!國資委新聞中心進行了回應,并列舉了全球主要國家電價水平。目前,中國的居民電價為0.084美元/千瓦時,和美國、日本、德國、英國、法國、意大利等主要發達國家相比,中國居民電價水平最低。之后,不少網友表示“恍然大悟”,原來在中國用電是一件很實惠的事情。
  電費,一直都被看作是成本。但實際上,對企業來說,電費并不是成本的大宗—當然,除了電解鋁等特殊工業企業之外。企業最為大宗的成本是資金成本。
  6月28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舉行聯組會議,就全國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關于檢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小企業促進法》實施情況的報告進行專題詢問。來自浙江的全國人大代表俞學文提出關于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郭樹清現場回應稱,這位代表對銀行機構的一些批評,很多都是符合實際的。?
  俞學文說,他做了很多調研。盡管中央非常重視解決企業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但仍有不少企業存在以上兩個困難。融資難主要是“抽貸”。一遇到出現風險的端倪,銀行會競相抽貸。“一家企業有多家融資機構,一家銀行收了,連帶多家銀行肯定都要收。這樣,企業如何受得了?”
  另外一個是融資貴。俞學文說,現在基準利率是4.7%,上浮利率加起來可能是6%甚至7%左右。除了利息本身不低之外,還存在轉貸而產生的成本。一些企業只能靠政府的轉貸資金和民間的高利息轉貸,后者利息非常高。如果用自身企業的錢去轉貸,那么需要提前四個月將錢存在賬戶不動,才能完全轉貸,這是資金閑置,無疑會增加了企業負擔。
  正如郭樹清回應的,企業家反映的問題的確存在,而且并不是個案。此外,和電費問題相比,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對企業來說,也富有“痛感”得多。但是,由于中小企業本身的特殊性,要解決融資難和融資貴問題,也并非一蹴而就。銀行有宏觀經濟形勢和風險管理的考量,也有自身經營業績的壓力。換句話說,矛盾永遠存在,只是應該將矛盾盡量調和,并降低它對實體經濟的負面影響。
  郭樹清給出的回應非常客觀,而且務實。首先,他強調了風險。他提到,核心問題還是如何識別風險、如何劃分信用等級。中小企業生命周期比較短,有的今年設立明年就關閉了,有的可能有兩三年,這是一個客觀存在的現象。換句話說,銀行是市場化的機構,擔心風險有一定的合理性,它們也有自身的難處。
  但另一方面,這并不意味著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就無法緩解。銀行和中小企業之間存在著信息不對稱,但當下的信息技術發展和政府部門的信息化程度不斷提高,已經能夠很大程度緩解這種不對稱。
  比如,銀行可以通過互聯網獲取中小企業交易、工商和稅務方面的大數據,而這些大數據可能比企業的財務報表更有用。此外,大數據還能及時更新,銀行可以掌握企業在特定時段的資金需求。這些都使得銀行風險甄別的成本大幅降低。除了技術手段之外,多方合力也很重要。郭樹清提到,地方政府出資和銀行一起設立信用保證基金,也能為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發揮很大作用。
  實際上,仔細觀察郭樹清的回應,其實可以看出一個主線,即主管部門解決中小企業面臨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更傾向于用市場化的手段解決,而并不是一味用行政命令的形式。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信息。
  不可否認,在金融體系發生一些特定情況,并有可能觸發系統性風險的時候,必要的行政手段是必須的。但過度使用行政命令去解決金融體系中的問題,固然可以化解一時的金融風險,但最終可能創造新的金融風險。這種教訓,并不少。
  企業家曹德旺就坦言,一些民企在經濟好、信貸寬松的時候,存在著過度借貸、過度擴張,這種下了危機的種子。換句話說,出了問題不能一味怪銀行“晴天送傘雨天收傘”,而應該從多方面找原因,才能最終解決問題,讓企業步入良性軌道。
  金融的本質特征之一是風險管理,金融機構控風險未可厚非。與此同時,民營企業也需要管理自己的風險,要對自己負責。因為,市場化的解決方案未來將越發成為應對問題的主流,風險自擔才是市場化。這是一種挑戰和約束,有利于在實體經濟和金融體系之間,樹立一個正向的“市場化預期”。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