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協議脫歐”更有可能了?

  狂熱的英國“脫歐”分子認為,首相可以在10月31日的最后期限前解散議會,并拒絕再次召回議員,直到按照當前立法自動發生英國脫歐。

作者:安納托爾·凱勒茨基(Anatole Kaletsky)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8-01
  在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宣布辭職后,幾位爭取接替她的候選人已經宣稱希望“無協議脫歐”。作為回應,歐洲領導人正在為英歐關系徹底破裂而加緊準備,金融分析人員正在相應修改預測,而英鎊正陷入崩潰之中。
  對“無協議脫歐”的恐懼是可以理解的。這樣一種結果,將導致雙方認為的“對英國有序調整與歐盟關系至關重要的18個月過渡期”成為不可能。這意味著英國與最大貿易伙伴之間的商務往來將戛然而止,而歐盟與其第二大貿易伙伴(排名僅次于美國)之間也是一樣。
  幸運的是,無論對歐洲還是英國而言,最有可能的情況是:無論曾經面對恐歐的英國保守黨黨員做出過何種承諾,下一任首相都將要求重啟英國“脫歐”談判,并尋求進一步延長期限。
  要想弄清“無協議脫歐”究竟為什么仍然不可能,只需要弄清三種可能的情形:英國可能因為議會既沒有投票支持梅的“脫歐”協議也沒有延長最后期限,而在10月31日無協議離開歐盟;歐盟可能拒絕批準英國的延期請求;議會尋求“脫歐”延期,但梅的繼任者可能拒絕向歐盟提出這項要求。
  第一種可能性—也就是英國不顧一切沖出歐盟—曾經是3月29日英國初始“脫歐”截止日期前的主要擔憂。事實證明,這是一個錯誤的警報,因為絕大多數國會議員表示他們將會否決“無協議脫歐”,而且梅已經向他們的意愿屈服。因為10月31日議會構成將保持不變(唯一的例外是,4名保守黨議員叛逃到反對黨),因此根本無法想象議會故意允許“無協議脫歐”。
  歐盟拒絕延期的第二種情況同樣不可能。盡管法國總統伊曼紐爾·馬克龍可能會對任何進一步延期表達不滿,但相比今年4月,他的歐洲伙伴卻更沒有縱容他的任何理由。隨著歐洲議會選舉結束、新一屆歐盟委員會得以任命、德國和意大利經濟陷入困境,以及英國預算貢獻份額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顯得更加重要,再次進行延期“脫歐”的成本效益分析,相比上一次將產生更加有利的結果。
  于是,只剩下第三種風險,而且只有這種風險是真正令人擔憂的。隨著梅的離職,幾乎肯定鮑里斯·約翰遜或另一位狂熱的恐歐分子將會接替她,在這種情況下,首相是否可能找到某種方法繞過議會,并且單方面強制執行“無協議脫歐”?
  要想達到這一目的,他或她可以引發大選并直接獲得議會多數,或者試圖阻止議會延長英國“脫歐”最后期限的工作。
  但如果仔細觀察,這些選項同樣是極不可能的。認為新保守黨領袖—特別是像約翰遜這樣雄心勃勃的領袖—會置自己的終身目標于不顧,通過在10月31日前召集大選而冒險成為史上任職時間最短的首相,根本是不切實際的。下一次英國大選可能會在2022年夏季憲法規定的最后期限前舉行,但任何新任首相都希望取得一些成就(尤其是在“脫歐”方面),并在冒險之前提振保守黨糟糕透頂的民調數據。
  類似的預防性原則,將封死可能導致“無協議脫歐”結果的最后一條路:那就是新任首相決定以某種方式繞開或否決議會決策。即使議會程序不做任何變化,也存在防止首相藐視多數議員的一整套明確制度:那就是反對派任何時候都可以召集不信任投票。在最近的保守黨叛逃事件后,只需要再有五六個叛逃分子就可以讓政府下臺。
  但狂熱的英國“脫歐”分子認為,一位真心想要實現“無協議脫歐”的首相,可以而且也應當執行“核武計劃”:在10月31日的最后期限前解散議會,并拒絕再次召回議員,直到按照當前立法自動發生英國“脫歐”。如果你相信英國將變成津巴布韋或委內瑞拉,那么你就應當期待“無協議脫歐”;否則就別想了。
?
  本文由Project Syndicate授權《南風窗》獨家刊發中文版。安納托爾·凱勒茨基是龍洲經訊首席經濟學家、聯職主席,著有《資本主義4.0》。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