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的“朋友圈”

  自古以來,所謂“仗義疏財”,何嘗又不是“仗財疏義”的另一種講法而已呢?

作者:徐英瑾 復旦大學哲學學院教授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8-01
  自漢武帝獨尊儒術以來,大中華地區最體現儒家精神的技術發明,恐怕既不是福建的土樓,也不是遍布各地的祠堂,更不是包裹出三寸金蓮的裹腳布,而是朋友圈。朋友圈作為一個具有鮮明儒家特色的通訊工具與信息發布平臺,充分體現了儒家“親疏有別”的人際交往原則。譬如,你可以隨時根據需要,將你的個人簡訊在朋友圈中的可見狀態從“一直可見”調整到“三天內可見”,或者干脆對某些人永遠不開放,或者干脆就拉黑某人。或者,你也可以根據自己私人的朋友遴選原則,立即組織出一個新的微信聊天群。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如此便捷的操作,即使在技術條件遠不如今天的東漢王朝也就早就有其雛形了,這就是以“八廚”“八顧”“八俊”“八及”為代表的東漢知識分子群體。
  先來看東漢朋友圈產生的社會條件。我們知道,太學是漢代利用儒學資源培養官僚后備隊伍的重要機構。而在漢順帝時期,東漢太學又得到了全面擴建,整個太學的教學與師生住宿面積可能有六萬平方米,太學生數量有三萬多人,而當時首都洛陽的整體人口也就六十萬。如此多的太學生,顯然是找不到如此多的官來做的,因為全漢朝也就是一千多個縣令的職位。更麻煩的是,有限的官位被宦官集團與外戚集團大量瓜分,這自然更加引發太學生的不滿。太學的同學經歷與共同的利益訴求,使得太學生立即組織了相應的社會團體,以便維護自身在東漢統治集團內部的“股權份額”。“八廚”“八顧”“八俊”“八及”等組織的形成的社會背景,正是如此。
  但任何組織的形成,都需要一定的技術支撐,特別是信息交流管道的形成。好在東漢時中國已經建立了相對發達的物流與信息傳播管道。漢代曾流行一首詩,叫《飲馬長城窟行》,里面就有“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一句。由此看來,漢代可能存在著能夠及時運送魚類食品而不至于使其在路上腐壞的先進物流系統。如此先進的物流與信息傳播網絡,顯然為儒生的彼此交際提供了可能。
  但技術支撐背后的經濟支撐也是不可或缺的,這就好比今天微信圈的維護,也需要群主在逢年過節忍痛撒點紅包。而在當時,由于馬匹送信是唯一可行的快速傳遞消息的方式,而私人之間的郵件往來又不能走官府的報銷程序,所以,能夠經常通信的人肯定就是土豪。但支撐這些社會交往的經濟實力又是從何而來的呢?實際上,當時能夠到太學讀書的人,都至少是地方上的中小地主的子弟,彼此接濟根本就不在話下。比如“八廚”這個說法,本來指的就是八位能夠仗義疏財的大賢。而自古以來,所謂“仗義疏財”,何嘗又不是“仗財疏義”的另一種講法而已呢?
  不過,朋友圈一旦固定,也難免偏私護短。“八及”里的張儉在做山陽郡東部督郵的時候,因為檢舉宦官侯覽親屬住宅超標,與侯覽結下了梁子,后一時沖動殺了侯覽老母,被朝廷通緝。張儉根據朋友圈里的好友名單,一路找人庇護,結果朝廷按照朋友圈的線索,一路追殺庇護者,就連孔子的后人孔褒也因為藏匿張儉被處極刑。這個張儉可謂史上最坑友的朋友圈群主。有意思的是,漢末的名士朋友圈里這么多人,到了動蕩的三國時代,留下重大歷史印記的也就是張邈與劉表二人。張邈本是曹操的好友,后因為與呂布結盟反抗曹操,反而使得自己的家眷都被曹操所害,他本人也被部下所殺。劉表則趁著孫堅打董卓的時候獲得了荊州,但最后因為接班人不當,使得荊州最終落入曹操之手。而歷史的贏家曹操,本不是上述朋友圈中任何一圈的核心成員。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 网站是靠什么赚钱 3d免费预测 快速赛车技巧规律图片 十分快三的网站 老11选5在线杀号软件 全国22选5开奖号码 为什么免费推荐股票 516棋牌安卓牌 哈灵浙江麻将二维码 甘肃快3连线走势图 山西11选5app 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