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盒飯難吃背后

  中國社會在管理上的思維定勢:偏重“堵”多于“疏”,不是去設法滿足市場需求,而是想著維持壟斷地位。
?
作者:維舟 資深媒體人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8-01
  去浙江出差,歸程時差點沒趕上火車,晚餐只能在高鐵上解決。去餐車買了一份15元的宮保雞丁飯,但就連我這樣飲食向來不講究的人,也實感難以下咽,吃到一半只能搖頭放棄。鄰座似笑非笑看看我,忍不住說了一句:“你怎么會想到在火車上買盒飯吃的?”確實,這好像是國內旅行的一個常識:若非萬不得已,不要在火車上買餐,因為對它的口味幾乎是不用抱希望的。
  這個狀況之所以多少年都得不到改變,最顯而易見的原因當然是因為缺乏競爭:火車上售賣的獨此一家,你如果沒帶食物,那不買就只能餓肚子。我這次在火車上買的盒飯,標明是博海餐飲出品的,但同一家企業也承包瑞金醫院的食堂,口感、味道都遠勝于火車盒飯,這又怎么解釋?在瑞金醫院的食堂里是有競爭的:里面有幾家店,而病人與家屬當然也可以到馬路對面去,那兒有更多的選擇。
  如果一家企業沒有壓力去琢磨如何滿足消費者的口味,那端出來的食物勢必不會好吃到哪里去。因為好不好吃它都一樣賣,甚至難吃的食物對它而言還帶來更高的利潤—這倒是理性的選擇。在此也不必單單責怪鐵路公司,因為但凡存在類似情形的地方,大抵都差不多。
  更有甚者,當預見到消費者會抱怨時,想的不是如何改善口味來滿足這種需求,而是盡可能地堵塞“漏洞”。我在虹橋高鐵站里走了兩三家便利店,都沒發現有方便面出售,蹊蹺之下一問,店主答:“這兒不準賣。”我更感奇怪,再問為什么,她也不知,說:“可能因為站內開著很多飯店?”但按說很多旅客買了是在車上吃。也許是覺高檔列車上方便面氣味不雅?但這不能不讓人揣測:另一個目的是讓人只能在列車上買餐。
  我這么想,是因為聽朋友講過類似的事。他讀高中時,學校實行封閉式軍事化管理,住校生每周五天半都不能出校門,要吃東西只有兩個選擇:學校食堂和唯一的小賣部。這兩個地方都有特定的承包商,據說都肥得流油,食物則都是難吃還貴。這讓很多小販看到了商機,就在校園周邊賣小吃,餛飩、炒面、煎餅果子……各種點心,學生不能出校,那沒關系,就隔著圍欄交易,一邊把錢遞出去,一邊把吃的遞進來。
  這無疑觸動了學校食堂和小賣部的奶酪,怎么辦呢?他們給城管打電話舉報,于是就看到推翻的煎餅車、散落滿地被踩爛的熏肉大餅。連推帶搡罵罵咧咧,幾個回合下來,還敢在學校周圍明目張膽設攤的小販就幾乎沒了。但市場需求還在,于是轉入地下交易,電話訂餐,常常是同班、同宿舍的幾個人約好了一起下單,一次換一個地方交易,今天在廁所后面,明天在自行車棚。為了徹底制止這種情況,學校將欄桿式的院墻加圍一層鐵絲網,連一個雞蛋都塞不進來,再增設一條校規:路邊攤不衛生,為了大家健康起見,凡將校外食物帶入校園者,扣紀律分—高中三年扣滿30分的將被勸退,連重修的機會都沒有。然而,這樣嚴厲的措施,最終也只是讓交易更隱蔽化了。
  這乍看只是個小問題,但深入進去看,可以說恰體現了中國社會在管理上的思維定勢:偏重“堵”多于“疏”,不是去設法滿足市場需求,而是想著維持壟斷地位。你說它難道不知道難吃嗎?它當然知道,但如果那樣,它就得在既得利益上做出讓步。在這種情況下,它是很難有內在動力解決“難吃”的問題的,因為它整天琢磨的不是“變好吃”,而是讓你“不得不在我這里吃”。從這一點上來說,社會的改變,是從人們有其他選擇開始的。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走势图 甘肃麻将要4人同时玩的吗 幸运飞艇玩三码 2018西甲巴萨赛程回放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 黑桃棋牌游戏? 足球比分app排名 内蒙古11选5的开 杭州麻将留牌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合买 天津11元5开奖结果 浙江快乐彩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