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債共簽,會助長“假離婚、真逃債”嗎?

  新的民法典婚姻編二審稿從主要維護債權人權益轉變為兼顧債權人、舉債人和舉債人配偶三方的權利。這就要求債權人樹立風險防范意識,在借貸行為發生前預估風險、防患于未然。

作者:本刊記者 谷寶驊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8-12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也許是每對新人步入婚姻殿堂時的美好愿望。然而近年來與日俱增的離婚率,促使人們不得不“捧一顆紅心、做兩手準備”。萬一有朝一日勞燕分飛,能分割多少財產還是其次,如果昔日的枕邊人早已債臺高筑,自己卻一無所知,離異之后還被債主找上門來,那可真是雞飛蛋打,叫人欲哭無淚。
  隨著經濟活動的日益復雜化,夫妻離婚案件牽涉的債務糾紛也變得“剪不斷理還亂”,夫妻一方與債權人惡意串通、拿另一方充當“冤大頭”的風險更是引發了社會公眾的廣泛焦慮。因此,今年6月25日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進行二審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吸收了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中的“共債共簽”原則,明確界定了夫妻共同債務的概念和范圍:
  夫妻雙方共同簽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認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負的債務,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但是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二審稿”的這一新條款,將婚姻中雙方作為獨立個人的人格和權利置于“家事代理權”之前,將公民的正當財產權利置于債權請求權之前,將民事主體的意思自治置于以資金用途為依據的“目的推定”之前,是民事立法的一個重要變化。
?
  一人負債,全家背鍋?
  夫妻之間的債務清償責任分擔并非近年來才成為一個受重視的民事法律問題。早在共和國的第一部成文法律—1950年婚姻法中,就對夫妻離婚后的債務分擔作出了規定。1980年婚姻法和2001年修訂后的婚姻法繼承了這部法律“共同生活所負債務應當共同償還”的提法。
  在此前十多年的司法實踐中,法官主要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的第24條來進行判決。該條文規定,“債權人就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
  廣州廣強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婚姻家事法律服務中心主任吳杰臻律師認為,這種規定片面重視了債權人的權利,卻忽視了對夫妻中非舉債一方的知情權、同意權和正當財產權利的保護,是有偏頗的。
  上述的司法解釋第24條有所謂的“但書”,規定了兩種例外情況下,非舉債一方可以不必承擔清償責任:一種是夫妻一方能夠證明,舉債的那一方和債權人特意約定了只由舉債一方負擔清償責任,算作個人債務而不算夫妻共同債務;另一種就是夫妻之間已經約定實行分別財產制,并且這種約定被債權人所知曉。
  然而,吳律師告訴《南風窗》記者,在司法實踐中這兩類例外條件很難落到實處。“債權人為什么要專門去約定債務人的配偶沒有清償債務的義務呢?這豈不是增大了自己的財務風險嗎?至于夫妻是否實行分別財產制,債權人也不易查證,而且也沒有主觀意愿去查證。所以‘但書’中的兩條在實際中流于空文,仍不足以保證夫妻中非舉債一方的知情權、同意權。”
  近日審改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的第840條,正是針對這一問題,提出了“共債共簽”的原則。
?
  事前難以預防,事后難以救濟
  中國裁判文書網上可以查詢到的一起訴訟案足以作為吳律師觀點的旁證。如果按照《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的24條,即使夫妻約定實行分別財產制,并且非舉債一方并不知道配偶舉債,有時仍然難以避免“被負債”的遭遇。
  在該案件中,江蘇的一位教師呂國華與經營油輪運輸生意的劉明桂于2005年3月7日結婚,雙方簽訂協議實行分別財產制,并約定分別承擔各自所舉債務。就在兩人進行婚姻登記前六天,劉明桂和油庫主任王社保簽訂合伙合同,她用自己的船只為王社保的油庫跑運輸,兩人各出一筆錢,王社保從劉明桂那里領取固定數額的利潤。到了2011年2月底,雙方核算劉明桂一共應付王社保100萬元,劉于是書寫了相應數額的欠條。
  劉明桂在外面的生意做得風風火火,但是與呂國華的生活卻是漸行漸遠。在分居兩年后,兩人于2011年8月29日離婚。這個時候,呂國華的麻煩來了,王社保向溧陽市法院提出,涉案債務是在呂劉兩人婚姻存續期間產生的,應當視為夫妻共同債務,呂國華也有清償責任。
  對此,呂國華當然難以接受。在這幾年間,劉明桂在外面跑生意,幾乎不怎么回家,他自己的生活費用都是來源于自己作為教師的工資,而整天忙于教書育人,對劉明桂的債務也是一無所知。劉明桂所欠的百萬債務,既沒有用于他和家人的生活開支,也不曾征求他的同意,更何況他和劉明桂婚前早就約定了“各自擔債、誰借誰還”,這時候叫他償還這樣一筆巨款,不啻是飛來橫禍。
  呂國華和債權人王社保各執一詞,案件從溧陽市法院打到常州市中院,又打到江蘇省高院。為了澄清自己和劉明桂實行財務分開,呂國華又是去社區開證明,又是請來了許多鄰居朋友作證。可是省高院的判決給了他當頭一棒:他要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江蘇省高院的判決書中寫道,呂國華和劉明桂的財產分開的協議“只能對抗婚姻關系內部的配偶一方,而不能對抗婚姻關系外部的債權人。就債權人王社保而言,并無證據證明其明知劉明桂與呂國華實行分別財產制。根據保護交易安全的基本原則,債權人在與債務人沒有特別約定的情況下,有權基于婚姻法關于夫妻財產制的一般規定作出商業判斷和商業選擇。由于我國的法定夫妻財產制是婚后所得共同制,因此,王社保有理由相信劉明桂因合伙所獲得的收益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成為夫妻共同財產的組成部分;同樣其也有理由認為劉明桂的合伙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應由夫妻共同清償。”
  顯然,江蘇省高院對于呂國華案的判決,說明了夫妻間所簽訂的分別承擔債務的協議在債權人面前是蒼白無力的,因為其成立是以債權人知曉為前提的。可是,癥結就在于債權人很難被判定為“知曉”夫妻間的財產協議,他本身更不希望被作出這種判斷。
  那么,婚姻就變成了一件風險極大的事,只要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對方所負債務,幾乎沒有任何辦法可以不為其“背鍋”,甚至事先簽訂協議也很難得到法院認可。正如吳杰臻律師所說,“事前沒有辦法避免,事后沒有辦法救濟,這是對夫妻之間信任關系的沖擊,是對家庭倫理的破壞。就因為這一紙婚書,就有可能‘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在毫不知情的狀況下為對方背上沉重債務,又幾乎沒有補救的辦法。”
?
  新法將倡導新的交易習慣
  針對“婚姻編二審稿”對夫妻共同債務的“或共同簽字、或事后追認、或用于日常生活”的新規定,輿論主要關注會不會誘發“假離婚、真逃債”的風潮。廣州天穗律師事務所的王幼柏律師曾經受債權人的委托,在這樣的一場官司中勝訴,他明確告訴《南風窗》記者,這樣的擔心是沒有必要的。
  在王幼柏律師代理的這場案件中,工程承包商李觀軒欠下建材公司大筆貨款,在向建材公司出具欠條的次月,他突然和結婚20多年的妻子陳燕萍以“缺乏了解”為由離婚,倉促辦理離婚手續,將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購置的多套別墅、自建房全部歸陳燕萍一人所有。等建材公司就貨款償還提起訴訟時,李觀軒訴稱陳燕萍作為家庭婦女,沒有參與他的經營活動,也沒有為他的債務簽字,不應當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廣州市中院做出的終審判決指出,由于陳燕萍在與李觀軒夫妻關系存續期間,沒有固定的收入和工作,故而李觀軒所負債務系其購買鋼材的經營行為而產生,應認定為李觀軒作為丈夫在婚姻存續期間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陳燕萍對此理應負有連帶清償責任。
  那么,如果按照“共債共簽”的新條款,會不會為通過假離婚來保全資產、逃避債務的做法開綠燈呢?王幼柏律師告訴《南風窗》記者,新條款本身可以促進新的交易習慣的形成,從根本上杜絕債務責任不明的現象,自然也無需憂慮“假離婚真逃債”。
  “過去的交易習慣,只要夫妻中一方的簽字,就可以形成數額很大的債務,現在有了新法,倡導了新的、好的交易習慣,也就是共簽。畢竟在借錢之前債權人是有主動權的,他可以加強事前風險防范,要求夫妻雙方共同簽字。這就既保障了夫妻另一方的知情權、同意權,杜絕‘被負債’的現象,同時也有效避免債權人因為后期無法舉證而遭受不必要的損失。”
  對于債務人的配偶無法在協議上共同簽字的特殊情況,王幼柏律師為債權人提出了以下幾條建議,以便其保證其正當權益、避免錢財有去無回。
  首先,債權人應當在債務人舉債前后,盡可能嘗試用電話、微信、短信、書信等各種辦法,和債務人配偶取得聯系以配偶一方對債務的追認,便于日后涉訴債權人進行舉證。
  其次,在借貸協議中應當明確借款的具體用途為夫妻共同生活或者共同生產經營,來避免發生糾紛時無力舉證。
  最后,債權人在借款前應當對債務人的家庭情況有較為充分的了解。債務人信譽如何?有無涉訴?其與配偶的感情狀況如何?雙方是否分居?是否有離婚可能?舉債一方配偶是否全職,工資收入如何?家庭生活或者經營對債務人的依賴程度如何?上述這些因素,對于借款能否順利收回,對于法院對于是否為夫妻共同債務的判定都會產生影響,不能不認真考察。
  總之,新的民法典婚姻編二審稿從主要維護債權人權益轉變為兼顧債權人、舉債人和舉債人配偶三方的權利。這就要求債權人樹立風險防范意識,在借貸行為發生前預估風險、防患于未然。
  這樣,即使是欠債的兩夫妻妄圖通過“假離婚”,把資產都分在沒有直接簽字舉債的那一方名下,以求保全資產、逃避債務,只要法院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債權人一樣可以主張未簽字那一方承擔連帶償還責任,最大限度維護自身的債權利益。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