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義新形態正在威脅你我

——對話英國RUSI國際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拉法埃洛·潘圖奇  
?
  目前在歐洲和北美的網絡上,我們也監控到了非常類似的極右翼恐怖主義思潮的崛起。與新西蘭恐襲事件同等規模的大屠殺再次上演,只是時間問題。
?
作者:特約記者 羅錚 發自北京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8-22
  幾乎沒人能夠預料到今年全球最引人注目的兩起恐怖襲擊,會分別發生在新西蘭和斯里蘭卡。通過對這兩起恐怖襲擊的細節進行洞察,同時通過對過往的回顧,可以分析出我們所面臨的國際恐怖主義威脅正在如何演變。
  出乎之前的判斷,極端右翼主義已經很明顯地演變成了更顯著的國際性威脅,而伊斯蘭極端主義現在已經具備了在全球任意地區發動打擊的能力。印尼的“伊斯蘭國”分子,甚至在網絡上點名要在近期對華人華僑發動襲擊。
  拉法埃洛·潘圖奇(Raffaello Pantucci)是知名反恐專家,曾在北京外國語大學學習過漢語,其所供職的英國皇家聯合軍種國防研究所,是一個致力于尖端國防和安全性研究的獨立智庫。目前他還在歐洲外交關系委員會、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國際激進主義研究中心等處任職。
  就如何認識當前全球恐怖主義的發展趨勢,打破不同宗教信徒之間相互報復的循環,建立日常化機制來管控恐襲風險等問題,《南風窗》專訪了英國皇家聯合軍種國防研究所(RUSI)國際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拉法埃洛·潘圖奇。
?
  恐怖主義新形態
  南風窗:有人說,斯里蘭卡連環恐襲的發生,是遜尼派伊斯蘭極端主義與西方極端右翼恐怖主義之間已經形成“惡性循環”的重要證據。這種說法成立嗎?能否據此展開未來的預測?
  拉法埃洛·潘圖奇:這兩種恐怖主義互相形成的惡性循環,是當前國際恐怖主義演變出的一種新形態。
  斯里蘭卡恐襲發生后的幾天,通過開源信息檢索法,可以發現世界各地的極端分子都有佯動。比如,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等國的“伊斯蘭國”分子,在社交網絡上都釋放出了他們也要發動類似襲擊的口頭威脅。現在還很難判斷其中到底有哪些威脅是單純的口頭威脅但不會付諸實施,又有哪些威脅會最終演變成真正的恐怖襲擊。
  相對來講,一部分威脅仍然是可預測的。比如,在斯里蘭卡發生慘絕人寰罪行的那個復活節周末,“伊斯蘭國”還對沙特阿拉伯和阿富汗實施了襲擊。我們一直擔憂后兩個國家會遭到與“伊斯蘭國”有關的襲擊。
  當我們把目光投向新西蘭和斯里蘭卡,一些模糊的信號也有可能幫助我們勾勒出這類威脅的先兆。
  比如,雖然新西蘭一向被認為面臨的威脅非常小,但在澳大利亞政壇上,極右翼勢力的抬頭已經持續很長時間了。由于新西蘭和澳大利亞在政治上的聯動性,所以新西蘭所面臨的威脅是從澳大利亞發出來這一點,并不完全出人意料。雖然幾乎不可能在具體的襲擊發生前就事先知曉,但從澳大利亞主流話語里越來越令人厭惡的仇外言論這一背景中,拋出這樣一場駭人的極右翼襲擊,也并非那么令人奇怪。
  目前在歐洲和北美的網絡上,我們也監控到了非常類似的極右翼恐怖主義思潮的崛起。與新西蘭恐襲事件同等規模的大屠殺再次上演,只是時間問題。
  斯里蘭卡的案例有些不同,其面臨的傳統威脅主要還是民族沖突和宗教暴力事件,其中大多數也和該國數十年的內戰有關。但斯里蘭卡也曾有一部分人離開本國,嘗試前往敘利亞和伊拉克去參加“伊斯蘭國”。這其中的大部分人并沒有在戰區滯留很長時間。問題是,和世界上任何一個擁有一定遜尼派穆斯林人口的國家一樣,斯里蘭卡也面臨著穆斯林極端化和“伊斯蘭國”滲透的問題。
?
  預判威脅變難了
  南風窗:這次在斯里蘭卡搞襲擊的人,有的家境和學歷都很不錯,從小接受世俗精英教育,甚至在海外留學。這些衣食無憂的國家精英,怎么會變成恐怖分子?
  拉法埃洛·潘圖奇:是的,他們中有兩個是斯里蘭卡“香料大王”之子,有一個是在英國和澳大利亞讀過書,拿到了碩士學位。
  這些人往往對自己的人生定位比較高,但在本國的社會政治制度或者族群矛盾下,作為一個相對弱勢的種群,他們如果想在這個國家獲得更高的上升渠道,是相對困難的。他們更容易出現一種焦慮感和挫折感,會受到“伊斯蘭國”的引誘。
  現在既然“伊斯蘭國”喪失了大本營,這些人也就越來越將目光投向其他領域。激進的沖動仍然存在,我們遺憾地看到,他們通過尋求在當地發動襲擊來滿足這種沖動。
  基于這種“圣戰士”回流或出境受阻的現象來研判,世界各地的不少國家最終都可能面臨類似的問題。約100個國家都曾有公民嘗試加入“伊斯蘭國”,這意味著它們都可能面臨“圣戰士”回流或本地作案的威脅。現在很難了解的是,是否能在其他國家輕易復制與斯里蘭卡恐襲同等規模的襲擊。
  在斯里蘭卡恐襲事件上,當地的政治和安全失敗,可能與攻擊者的專業程度一樣發揮著作用。但它的確凸顯了“圣戰士”問題有多么普遍和具傳染性,同時凸顯了在人們為什么會被“伊斯蘭國”的理念吸引的問題上,我們需要做更多和更精細的研究。
  南風窗:這次斯里蘭卡連環襲擊中,至少有40名外國人遇難,其中包括在斯里蘭卡度假的丹麥首富一家的三名子女。此刻回想新西蘭總理在基督城清真寺恐襲事件后摟抱遇難穆斯林的家屬,以及許多新西蘭人跪地求寬恕,似乎他們很有先見之明——預防后續遭報復。斯政府現在側重調查恐襲的國際色彩,而不是像3年前孟加拉國一樣內部化處理,這會不會刺激國際冤家?如何預防新一波恐襲?
  拉法埃洛·潘圖奇:對安全方案的提供者來說,這兩起襲擊的發生,幾乎摧毀了之前所有的威脅預判模型。以前可以用來預判威脅的方式方法,現在都需要進行重新設計和重新規劃。
  由于威脅本身的形態在不斷演變,當前已經非常復雜的問題只會越來越難以預判。在可預見的未來,國際恐怖主義在世界各地將會披著不同的意識形態的外衣,以不同的方式方法繼續肆虐。
  由于使用高科技的門檻越來越低,即使是非常小的極端組織(無論其意識形態如何)都逐漸具備了發動重大襲擊的能力。斯里蘭卡這類事件可能相對來講不多,可一旦發生就會造成極大的影響。危險的主要推力將繼續源于少數可預見的意識形態,但襲擊所發生的地點很可能會不斷刷新我們現有的認知。
  斯里蘭卡恐襲發生后,埃及的教堂與美國的猶太教堂都遭遇了襲擊。可以推斷,伊斯蘭極端分子和右翼極端分子發動的恐怖襲擊,正在快速感染其他的極端團體,比如海外的反猶太和反華極端分子也被激活。
?
  保護海外中國人
  南風窗:就像埃航客機空難名單上有8名中國人一樣,這次又有多名中國人在斯里蘭卡恐襲中遇難,說明中國公民在海外的人身和利益保護問題空前突出。你如何看待這個問題,有什么建議?
  拉法埃洛·潘圖奇:和斯里蘭卡的情況不同,中國國內的治安環境和安全措施較好,因此從中國流竄到敘利亞和伊拉克地區的極端分子可能不會選擇返回國內作案,而更有可能威脅中國在動蕩地區的華人華僑及中資企業。
  中國2018年的全行業對外投資達到1298.3億美元,全年出入境人次達到5.6億人次;現在絕大多數國家和地區,包括治安差、當地政府安保能力弱的眾多發展中國家,其實都有中國的利益存在。
  由于中國公司走向海外的步伐越來越大,這其中既包括穩定的國家也包括不穩定的國家,目前恐怖主義的演變給中國企業制造了巨大的痛點。中國公民在斯里蘭卡被害,在阿富汗襲擊中被波及,只是大量類似案例的冰山一角。
  也就是說,中國海外商業活動和公民出境的發展速度,已經遠遠超過了中國保護海外利益之綜合能力的發展。想要實現應對境外的挑戰,其實存在著一定困難;中國駐外企業和出境公民,更多要靠事先規避高風險地區,或者雇用合格的安保力量。
  南風窗:在海外,近些年宗教場所經常遇襲,2017年以來所涉國家就有美國、尼日利亞、埃及、阿富汗、巴基斯坦、菲律賓、新西蘭;這些襲擊的動因,有同一宗教的極端派殺戮溫和派,也有所謂“文明的沖突”,包括“白人至上主義”。你怎么看西方遭受這些襲擊后的反應?這種相互報復的循環能打破嗎?
  拉法埃洛·潘圖奇:自冷戰結束后,伊斯蘭極端主義組織對西方發起的長期襲擾,在西方社會上造成了越發嚴重的對伊斯蘭文明的反感。雖然西方主流政治人物,長年以來都刻意避免在伊斯蘭極端主義與伊斯蘭文明的整體之間劃等號,但恐怖分子在發動恐怖襲擊時的心理動機,是和襲擊者的文明歸屬感密不可分的。
  對于當前披著不同宗教和文明外衣的恐怖主義之間的對抗,早在上個世紀末,亨廷頓的“文明沖突論”就有詳細的闡述。而這兩種恐怖主義之間的惡性循環一旦形成,便很難通過各國安全機關現有的反恐措施去打破。即使在一段時間內可以對這種循環實現壓制,也很難永久性根除。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