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江“反殺”案:正當防衛爭議再現

  事情出現轉折的背后是圍繞防衛是否過當的爭論。這方面,麗江“反殺”案絕非孤例。

作者:本刊記者 劉郝 發自云南麗江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9-28
  誰也沒有想到,春節熱熱鬧鬧的村子里會發生命案。這致命的一擊發生在當晚三小時內的第五次當面摩擦中。
  在僅有300余戶居民的麗江市永勝縣中洲村這個山中村落,2019年2月9日大年初五凌晨1時許,持菜刀砍砸唐家大門的90后小伙子李德湘外跑時,死在約50米外的巷口。
  他是被這家的90后女孩唐雪殺死的。她休息的房間離大門最近,在睡夢中被驚醒后,穿著粉紅色短袖睡衣、藍色八分睡褲和棉拖鞋,拿起隔壁廚房兩把刀具,打開自家大門,與叫罵者李德湘扭打在一起。
  據多位目擊者向《南風窗》記者回憶,從開門到關門,整個過程不過是一分鐘左右的時間。
  8月7日,麗江市永勝縣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唐雪涉嫌故意傷害罪向永勝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起訴書稱,經檢驗,死者李德湘死因系被他人用銳器致傷右胸部,傷及升主動脈,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看似一切都在按照常規程序進行。時間不長,事情就起了變化。
  8月27日,云南省人民檢察院發布通報稱,對此案高度重視,已派人閱卷,對案件事實、證據依法全面審查,指導案件辦理。
  8月28日,唐雪辯護律師殷清利將《關于被告人唐雪涉嫌故意傷害案撤回起訴申請書》通過書面、電子方式悉數向該院檢察長進行遞交,希望該院依法或責令下級檢察機關作出撤回起訴決定,并依法書面回復。
  事情出現轉折的背后是圍繞防衛是否過當的爭論。這方面,麗江“反殺”案絕非孤例。
?
  五次摩擦,說法不一
  兩家相隔僅有300米遠的年輕人,在大年初四晚23時許有了第一次摩擦。
  在當晚參加朋友生日聚餐后,唐雪由朋友開車送回家。車至中洲村委會下街村時,李德湘對車進行攔截。司機紀凱向《南風窗》記者回憶,村中道窄路黑,車輛以“近乎四五邁的速度向前行駛”,由兩位小伙子攙扶著的李德湘,此時伸手拍打車輛左側車前蓋,并向車內吐口水。
起訴書顯示,李德湘當時呈“醉酒”狀態。唐雪下車后,李德湘上前對其進行辱罵,唐雪未理睬繼續走路回家。
  為何進行攔車?李德湘父親李兆云此前向多家媒體表示,這是由于兒子被車刮蹭到,因為“驗尸時,兒子右邊小腿有淤青,是撞擊傷”。在接受《南風窗》記者采訪時,李兆云則又稱,原因可能是車輛鳴笛聲過大,兒子眼睛被車燈刺到。
  對于遭遇“攔截”,司機紀凱則稱感到“非常莫名其妙”。
  回家后,由于未帶鑰匙,唐雪只得致電在外聚餐的父親唐加勇開門。而當時,家中除唐雪母親外,還有姐姐、姐夫及他們兩歲不久的女兒和剛滿兩月的兒子,以及83歲的奶奶。
  起訴書顯示,電話中,唐雪告知父親李德湘辱罵自己的事情,唐加勇帶女兒找李德湘理論。讓他沒想到的是,說完“這是你妹妹,不要再攔她”后,李德湘反而對他惡語相向。
  不同的說法是,李兆云向《南風窗》記者稱,唐家父女剛剛走出四五米后,唐雪突然回頭罵道“你算個什么東西,我是當兵的”。是這一句,惹惱了李德湘。隨后,他沖過去,一腳踢向唐加勇。
  兩人扭打在一起后,唐雪插手介入,抓傷李德湘脖頸。李兆云表示,唐雪還曾撿起地上的瓦片。但唐加勇予以否認,并稱女兒從未罵過對方一句。
  被李德湘同伴勸開后,回到家中,當晚23時13分,唐加勇給“關系不錯”的李兆云打電話,告知方才一事。
  “你是他大爹,他不懂事兒,你先給他幾巴掌,我馬上就來!”
  接到電話后,已經睡下的李兆云,立馬起床穿衣,小跑至唐家。起訴書顯示,李德湘與其父母朋友一起到唐家對該父女進行道歉。
  李兆云稱,道歉時,兒子始終表現順從,“當時,我就和他說,無論如何他是大爹,是長輩,你不該動手。”
  道歉后,李德湘要求唐加勇對自己被打傷一事給個說法,后被陪同人員拉回家。“出來一個我殺一個!”唐加勇記得,對方來了二三十人,在約莫二十分鐘的接觸中,這話被李德湘喊了多次。
  兒子被同行人勸回家后,李兆云稱,一眾親朋好友在客廳泡茶,守著李德湘不要走出房門。他看到,兒子的“脖子上全是抓痕,右眼鏡片也已碎掉”。
  從客廳旁洗手間走出后,兒子聲稱要去院內打個電話,沒一會兒,李兆云聽到,兒子好友羅林坤大喊:“李德湘又跑出去了!”
  跑出去時,李德湘手中多了一把“院子雞籠處”的菜刀。
  這是他們最后一次扭打的開始。
  凌晨1時許,已經入睡的唐加勇一家被陣陣“叫罵聲”和“打砸鐵門聲”驚醒。
  唐雪姐姐唐冰向《南風窗》記者講述,房間離大門口最近的,就是唐雪。而除唐雪外,家中大多是“老弱病殘”。
  起訴書稱,李德湘持菜刀對大門進行砍砸,其菜刀被前來勸阻的朋友羅林坤搶走丟掉,其他朋友在大門外對其進行勸阻。
  聽到砸門聲后,唐雪起身到廚房,拿起一把紅色削皮刀和一把黑色刀把水果刀,出門查看情況。
  唐雪打開大門側門后,李德湘在被朋友拖拽中,朝唐雪腹部踢了一腳。唐雪上前,與李德湘近身扭打在一起。
  打斗過程中,唐雪先使用隨身攜帶的紅色削皮刀與李德湘打斗,因一直被對方打,她換持黑色刀把水果刀,反手握刀,朝對方揮舞,兩人后被其他勸阻人員拉開。
  聽聞聲音后,唐加勇、唐冰迅即走向大門,唐加勇隨手抄起院中一根木棍,但兩人均向《南風窗》記者表示,遭對方多人勸阻,未能走到院外。
  另一方,李兆云連忙穿好厚衣,跑到巷口時,兒子已頭朝地撲倒,全身是血,身邊人喊著“俊俊被殺了!”
  唐加勇稱,李德湘邊向巷口外跑,邊大喊“快拿刀來,我要把他們全家都殺掉!”
  唐家關門后,家人發現,唐雪臉頰已腫,膝蓋受傷,上藥時,她痛得不停抽氣。此外,唐雪未曾多言其他。
  而將兒子送至縣醫院后,醫生告訴李兆云,“瞳孔放大,人早死了。”
  “砍砸門時,他還試著翻過家中院墻。”唐冰回憶,在當晚中間時間段里,李德湘還曾對唐家鄰居大門進行踢打,并砸碎該戶屋中玻璃一塊。
  二十分鐘后,警車抵達。
  從睡衣口袋中,警方當場搜出唐雪身上的一把紅色削皮刀。而起訴書中的另一把黑色刀把水果刀,始終未被警方找到。
  李兆云稱,經尸檢,李德湘右胸部傷口口徑達4.4cm,從前胸到后背,“差0.9公分就直接刺穿了”。
?
  防衛過當?正當防衛?
  8月27日,在對外通報中,云南省人民檢察院將此案定義為“醉酒男午夜持刀砸門,麗江90后女子帶刀反殺”一案。在多名法律界人士看來,上級領導單位的介入,主要是由于案件影響較大,減少檢察體系失誤。
  本案起訴書中,檢方認為,唐某與被害人李某湘發生扭打過程中,持刀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死亡,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在此基礎上,起訴書提出,被告人唐某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的處罰情節,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該款的規定是,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這代表著,永勝縣人民檢察院認為,唐雪行為屬防衛過當。
  “唐雪行為系典型的、具有標桿意義的正當防衛行為。”在接受《南風窗》記者采訪時,唐雪辯護律師殷清利這樣表示。
  在向云南省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遞交的材料中,殷清利稱,被告人唐雪在被害人李德湘醉酒后實施無故攔車、辱罵、追蹤、上門持刀砍砸、翻墻行兇、被先行毆打等復合性、持續性不法侵害的情形下,所實施的制止不法侵害的反擊行為,構成正當防衛,亦沒有明顯超過必要限度,不構成防衛過當,對被告人唐雪依法不應追究刑事責任。
  在新浪微博名為“#男子持刀砸門被90后女孩反殺#被指故意傷害罪!你們怎么看?”的公開投票中,投票結束時,共有3327位網友選擇“正當防衛”,而認為是“故意傷害”和“防衛過當”的網友則分別為68人和340人。
  輿論的爭執點之一在于,雙方發生扭打前,李德湘手中的菜刀已被同伴奪走扔掉。
  《中國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條規定,為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中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從條文當中的“正在進行”出發,有網友支持檢方目前的認定,主要原因在于“當時醉酒男手中并無兇器”。
  據《南風窗》記者了解,李兆云現已委托相關律師遞交刑事附帶民事起訴狀。在起訴狀中,李方稱唐雪“情節惡劣、手段殘忍”,將前兩次摩擦稱為“雙方口角和肢體沖突”,并主張賠償104萬元。
  “對于我女兒一個弱女子而言,在那種情形下,我想問一下檢察官、法官,我女兒怎樣才能保護自己?怎樣才不過當?”在某網絡平臺的公開發言中,唐加勇如此發問。
?
  “反殺”案屢受關注
  《南風窗》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進行檢索,在刑事案件中,以關鍵詞“正當防衛”進行檢索,共有22729篇文書。在此基礎上,將判決結果設定為“無罪”再進行檢索,結果為3295篇文書。同樣的檢索條件下,將判決結果分別設定為“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和“尋釁滋事罪”,得出的結果則分別為20040、1381和 79篇文書。
  “正當防衛條款也被稱為‘僵尸條款’。”對此,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徐昕向《南風窗》記者解釋道,我國1979年刑法就對正當防衛作出規定,1997年刑法放寬正當防衛限度條件,增加無限防衛權,但基于正當防衛的無罪判決始終難得一見。在徐昕看來,這一現實與我國司法理念和司法人員認知密切相關。
  最高檢有關負責人也曾經談到,中國關于正當防衛的立法其實已經比較完整,但一些地方正當防衛制度實際“沉睡”,需要被“激活”。
  可以肯定的是,過去的司法實踐既沒有跟上社會生活的實際變化,也沒有跟上立法的進展。近年來多起“反殺”案件,在判決過程中也經歷了“反轉”。
  2018年9月,針對昆山持刀砍人案中,江蘇省昆山市公安局認定于海明行為屬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而發生在當年7月的河北淶源反殺案中,涉案女大學生及其父母同樣被認定為正當防衛,免除刑責。
  其中,于海明正當防衛案被最高檢列入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發布這些案例,專門闡釋正當防衛的界限和把握標準,目的就是明確對正當防衛權的保護。
  這些界限和把握標準,和很多地方的實際司法習慣形成了鮮明對照。比如正當防衛以不法侵害正在進行為前提,但不能要求不法侵害行為已經加諸被害人身上,只要不法侵害的現實危險已經迫在眼前,或者已達既遂狀態但侵害行為沒有實施終了的,就應當認定為正在進行。鼓勵公民敢于行使正當防衛權,是其基本精神。
  當然,麗江“反殺”案是正當防衛,還是防衛過當,不能從這些指導性案例中直接推導出來,需要看司法機關最終對于具體行為和現場情境的法律認定。比如,雙方在門前發生扭打前,李德湘手中的菜刀已被同伴奪走扔掉,此時是否仍能認定“不法侵害正在進行”?
  無論如何,“云南省人民檢察院的介入會讓案件朝著更理性的方向發展。”在趙荔看來,這可能會影響一審法院的審理,使案件在情節認定上,作出更有可能突破傳統觀念的認定。
  麗江“反殺”案到底是成為一個正當防衛權繼續被“激活”的案例,還是成為一個對防衛過當的警示,讓我們拭目以待。
  “只要證言、證據、證詞等相關資料齊全,司法判定過程不受到任何無關因素干擾,那么,即便唐雪被判定為無罪釋放,我也完全接受。”死者父親李兆云也向《南風窗》記者如此表示。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