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發明和美國工廠

  真正的創新,任重而道遠,而現在要做的,不是處罰爭議的聲音,而是呵護創新的火苗。

作者:陳劍 信風科技創始人及CEO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9-28
  最近在社交媒體上最火的兩個話題,就是“電子科大老師鄭文鋒因為侮辱四大發明受處罰”和“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投資制作的紀錄片《美國工廠》”。
  關于“四大發明”的爭議,其實并不新鮮。雖然有史學家考證,畢昇在北宋就發明了活字印刷,但是在之后近千年中國的印刷實踐中,還是以木雕版印刷為主。原因無他,雕版的質量更好,重復使用效率更高,甚至熟練的雕版工人刻字比排活字的速度更快,因此考究的圖書基本都是雕版印刷的。由此可見,中國發明的活字印刷術,即使在中國其影響也極為有限。德國發明家古騰堡在15世紀發明的拉丁文字活字印刷術和活字印刷機,基本與畢昇的發明沒有傳承關系。而古騰堡的發明導致了一次媒體革命,迅速地推動了西方科學和社會的發展,因此在西方,基本上只知有古騰堡,不知有畢昇。互聯網上最大的圖書電子化計劃,被稱為古騰堡工程,也是為了紀念這位發明家。由此看來,鄭文峰副教授的言論,即使不夠嚴密,但是也談不上侮辱“四大發明”,依然屬于學術交流的正常范圍。
  如果說“四大發明”的爭論讓我們重新審視以前在歷史課上所學到的科學史常識,那么最近的另一個熱門話題《美國工廠》無疑讓我們覺得中國制造模式已經成功逆襲曾經的制造業第一大國美國。2019年8月21日,奧巴馬夫婦投資出品的首部電影《美國工廠》正式上映。這部紀錄片講述的是:金融危機之后,在美國俄亥俄州的代頓市,通用汽車關閉了工廠,導致大規模的失業。六年之后,福耀玻璃接手工廠;但是一開始并不順利,中美員工的文化沖突,持續不斷的勞資糾紛,試圖發展組織的UAW公會,導致工廠第一年虧損4000萬美元;為了扭轉頹勢,福耀安排美國的管理層到中國取經,并且更換了美國的高管;第二年,這家開在美國面向全球化的福耀玻璃工廠,就實現了盈利。
  如果我們仔細地解讀這部比較客觀反映沖突雙方的紀錄片,可以看到:美國工人雖然重新獲得了工作,但是工資確實比金融危機之前降低了一半以上;部分工人成立工會的努力失敗,確實是美國制造業的大勢所趨,但工人的就業保護無疑惡化了。福耀玻璃拯救美國工廠,是一個特例,因為其所需的原料及能源成本,在美國比較便宜,而iPad工廠,對于智能手機工廠,幾乎不可能轉移到美國。這個趨勢,是隨著技術發展無法逆轉的。在影片的最后,福耀玻璃工廠的美國員工,仍然面臨著被機器人取代的危險。當然,他們的中國同伴,也無法免除這種危險。
  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制造模式其實并沒有在美國具備推廣的條件,而傳統制造業的升級必然會帶來大量低技能工人的失業。要訓練這些失業工人從事先進制造業,其難度可想而知。美國的“銹帶”之上,失業的鋼鐵工人、煤礦工人基本上沒有受過大學教育,是沒有辦法從事新經濟的工作。2016年在特朗普競選美國總統成功的第二天,一本《鄉下人的悲歌》突然登上美國亞馬遜銷售總榜第一名。這本書就描述了美國銹帶之上失業藍領工人的無奈,酗酒、吸毒、家庭暴力所帶來的挫折感,而特朗普的“讓美國重新偉大”的口號,無疑迎合了他們的心理。
  無論是中國古代的“四大發明”,或者是中國模式改造美國工廠,在特定歷史條件下,都有其積極意義,但是并不值得沾沾自喜。最近的中國的技術進步,基本還不是“從零到一”的創新,而是“從一到N”的量變。即便是當代的“新四大發明”,其實也都并非在中國發明,而是由于中國的人口優勢,以及彎道超車的時機,在中國發展壯大。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