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合再造:進口大片這25年

  1994年的《亡命天涯》是第一部進口大片,1998年的《泰坦尼克號》則成為改革開放以來大規模放映時間最長的進口大片。
?
作者:本刊記者 謝奕秋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11-14
  進口大片已走下神壇。
  不是嗎?以最直觀的指標—中國境內歷年票房冠軍來看,近5年無一進口大片登頂。
  自1994年首部進口大片上映以來,25年里有11年是進口大片奪冠,包括《泰坦尼克號》《珍珠港》《2012》《阿凡達》以及3部《變形金剛》等。而這,已經成為愈發遙遠的歷史。
  中國已于2012年取代日本,成為僅次于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票房市場。在中國市場上,若干好萊塢電影甚至取得了比在美國本土市場更大的票房。因時而變,為了中國市場而調整拍片思路,成了好萊塢的新風尚。
  進口配額制下的非美國影片,這幾年也迎來中國市場變局:韓國電影被日本電影取代,印度、俄羅斯和西班牙的電影走紅……而不占進口配額的中外合拍片和配額相對寬松的買斷片,也時常帶來意外的驚喜。
  國產片走出襁褓,與國際一流大片同臺競技,利用本土文化和人口紅利“愈戰愈勇”,誠可激賞。而暑期“國產片保護月”以及元旦春節檔等,給了國產片更大的迂回空間,對于中國電影市場的再造也出了一份力。
?
  1994,進口大片時代到來
  中國電影已走過了百多年歷程,而盡管20世紀八九十年代也有一批優秀國產片在國際影壇大放異彩,但真正為中國電影“大片時代”奠基的,卻是2002年上映的張藝謀電影《英雄》(曾蟬聯兩周北美票房冠軍,海外總票房約1.76億美元)。此時,距離“進口大片”首入中國境內公映,已經過去了8年。
  許多回溯性文章,對于1994年華納公司電影《亡命天涯》的引進一筆帶過,因為從今天的眼光看當年的2580萬元票房,似乎并不顯眼,而且與第二年施瓦辛格電影《真實的謊言》的1.03億元境內票房相比,也的確相形見絀。但在當初,試水性質的《亡命天涯》在中國輿論場所激起的巨浪,遠比它的票房效應更值得紀念。
  當時,質疑中影公司引進在國外已取得高票房的“大片”的聲音,可以分兩種:一種是政治老眼光,認為“跟當年鴉片進中國一樣”;另一種是經濟零和思維,認為“用中國的票款養肥外國的片商”。
  這兩種聲音在北京尤其突出,以至于中影公司只好繞過北京市電影公司,通過區一級的海淀電影公司放映《亡命天涯》。即便如此,該片在北京公映一周后,試圖續簽合同“加映4天”的動作,也被市里的一紙通知叫停。
  其實,“自1995年起,每年進口10部大片”(正式說法是進口10部“基本反映世界優秀文化成果和當代電影藝術、技術成就的影片”)是更高層已經同意的事,也是廣電部(廣電總局前身)扭轉電影市場頹勢的改革大手筆;無論《亡命天涯》(至今豆瓣評分仍有8分)是否夠格,后續的進口大片都會接踵而至。
  觀影人次不會說謊。1991年,全國觀影人次只有144億,較之改革開放之初(如1979年的293億人次)可謂腰斬,1993年更只剩下42億人次。可見,取消對國產電影的“統購統銷”勢所必然,而打開“另一扇窗”,以票房分賬的方式引進海外新片(而不是廉價買斷的老片、爛片),則是在發揮至關重要的鯰魚效應。
  事實也很快印證了這一點。
  即便在引進大片的頭20年里,就年度票房冠軍而言,國產片也堪與進口片平分秋色。像《人在囧途之泰囧》《西游降魔篇》,都是破十億元的國產片。
  而在最近5年,由于各方資金云集,國產片更是聲勢浩大。《捉妖記》票房近25億元,《美人魚》首破30億元大關;《戰狼2》則突破56億元,成為中國影史票房之冠。
  2018年,中國大片集體發力,《紅海行動》以36.5億元奪冠,二、三、四名分別是《唐人街探案2》《我不是藥神》《西虹市首富》,把進口片翹楚《復仇者聯盟3:無限戰爭》擠到了第五。
  2019年,春節檔的《流浪地球》票房達到46.6億元,暑期檔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則已突破49億元。可以說,在進口大片時代,國產片才獲得了真正平等競爭的機遇,并在與一流大片的近身肉搏中檢驗自己、完善自己,最終贏得屬于自己的本土市場。
?
  分賬制:磨合與博弈
  比起共同培育中國的觀影市場,進口大片對于中國電影生態的重塑,其實更加可貴。
  所謂進口大片,不同于普通的進口影片。1949—1976年,中國一直有進口影片上映,但除了影片交換等非商業性發行之外,就是“買斷”發行。買斷價通常是2萬美元,這個價格不可能買到新潮的進口大片。
  傳統上,中國電影業的收入分配模式是,影院將全部放映收入截留50%,其余50%交由中影公司分配給相關環節。譬如,制片廠、拷貝洗印廠、省以下各級發行公司各得15%,余下5%歸中影公司。這種模式,不太可能激勵制片廠去“高投入高產出”。
  進口大片的到來,令影院的收入有了基本保障,而因為國際通行分賬機制(制片方占35%、發行方17%、放映方48%)的示范效應,也間接提高了國內制片方的分賬比例和獨立性。姜文的導演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和葉大鷹執導的《紅櫻桃》,便是最早從中獲益的國產片。
  當然,國內的分配慣性此時依然存在。在“每年進口10部大片”時期,可分賬票房(即扣除8.3%稅費后的剩余票房)中,只有13%分給美方。當時中國總體票房小,美方則欣喜于新增市場,沒有格外計較分賬比例。倒是某些年份中影公司選片不當或引進時間滯后,讓進口大片效應逐漸回落。
  中美雙方這樣磨合七八年后,隨著中國2001年年末加入世貿組織,進口大片額度翻倍到20部。次年,全國30條院線被催生,民營電影公司也獲得獨立制片的機會。于是,境內的觀影市場再次被激活。進口的《黑客帝國》和《指環王》三部曲,國產的《英雄》《手機》《十面埋伏》,紛紛高奏凱歌。
  2004年起,為了抑制好萊塢的影響,廣電總局對進口大片“糾偏”:20部限額中,美國片不能超過14部,必須保證6部非美國片;同時,每年6月10日至7月10日(或7月到8月)期間,不鼓勵引進海外分賬大片。這樣有助于轉型慢一步的國內片商,獲得休整、再出發的機會。
  隨著多廳影院的日益普及,中國2011年票房總收入一舉突破20億美元,其中美國分賬大片只貢獻了37%份額。這讓美方坐不住了。于是從這年開始,中方同意部分有3D或IMAX格式的進口片不占“20部”的名額,冠以“特種影片”的名義進口。
  2012年,《中美雙方就解決WTO電影相關問題的諒解備忘錄》簽署,中方正式同意在“20部”之外,每年新增14部3D或IMAX進口片。這樣就相當于把之前8年里美國大片的“14部”配額翻了一番。協議還規定,美方票房分賬比例從原來的13%升至25%。
  這份“備忘錄”在2017年到期。而2015年9月,中國電影集團與美國電影協會在該“備忘錄”基礎上,簽署了《分賬影片進口發行合作協議》,同意引入國際審計機構,嚴打“偷瞞漏”票房。
  如今,一部最終票房達1億元的國產片,制片方可得回款約3300萬元,而進口片暫時還享受不到這樣的國民待遇。加上配額和送審程序的問題,近來美方嘖有煩言。所以,相關的博弈仍未結束。
?
  好萊塢老了?
  說到公平競爭問題,“中國影史票房前三”的《戰狼2》《哪吒之魔童降世》《流浪地球》,在北美的票房都只有300萬美元左右,這是為何?
  就像非英語影片在奧斯卡不怎么受待見一樣,美國影院里放映的電影,大多是由本土出品,還有很多是英語國家出品的;非英語電影只占一點點,其中還有相當一部分是拉丁語族語言(如法語、西班牙語)電影,真正留給華語電影的空間,非常狹仄。
  也許正因為這樣的“故步自封”,好萊塢會出現“后繼乏力”的狀況。
  行業“寡頭化”之下,以重金砸大片續集,是一種保險而偷懶的方法。
  可是,還有多少經典可以重來?
  1997年版的《泰坦尼克號》,以一個窮小子愛上富家女的故事感動了西方世界;次年4月入華后,成為改革開放以來大規模放映時間最長的進口大片,收獲了3.6億元的票房。這一記錄保持了11年之久,而其3D版本2012年上映后,居然在中國賣了近10億元,幾乎占該版本全球票房的一半。
  不管是《泰坦尼克號》還是《阿凡達》,都是詹姆斯·卡梅隆的導演作品。這個加拿大人因自編自導《終結者》系列成名,《第一滴血2》《異形2》《真實的謊言》都出自他之手。但在《阿凡達》之后的10年里,他只拿出了一部《阿麗塔:戰斗天使》(擔任制片人和編劇)。
  作為“機械復制時代的藝術作品”,電影素材經由好萊塢的視覺化編排處理后,成為全世界數十億人的生活調味品,這是地球人之幸。但若一切“套路化”,很容易釀成強勢文化景觀下的某種不幸。這種強勢文化所不自知的缺陷,則需要其他文化來彌補。
?
  多元合作,再造市場
  在中國的進口大片市場上,強勢如好萊塢片商,也很難包攬制作、宣發諸環節,多元合作成為優先選擇。
  好萊塢五大片商,以先后收購皮克斯和漫威、今年剛將“20世紀福克斯”納入麾下的迪士尼為首,還包括華納兄弟、派拉蒙和2018年收購夢工廠動畫的環球影業,以及早年收編了哥倫比亞影業和米高梅的索尼影視。
  在一眾制片方中,自2006年華納兄弟退出中國院線市場后,作為小型電影公司的夢工廠對于“落地中國”最為積極,于2012年在上海參與合資成立了東方夢工廠。
  東方夢工廠迄今最大的手筆,就是聯合中影股份與夢工廠動畫,推出了已于2016年年初公映的《功夫熊貓3》。這是首部中美合拍的動畫電影,也是第一次動畫電影有中文和英文兩個原版。
  之后,張藝謀與好萊塢合拍的《長城》先后在中美兩國上映。這是一部以中國為背景、以中國人為主的電影,而不是敷衍地把中國演員和中國元素塞進電影。該片畫面感不錯,可惜豆瓣評分卻不到5分。
  接下來,陳凱歌與日方合拍的《妖貓傳》(日語版稱《空海》)先后在中日兩國上映。該片豆瓣評分6.9,在電影市場高度飽和的日本,攬收逾1億元人民幣票房,成為十年來日本最賣座華語片。
  “大膽出征”合拍片,多是因為符合條件的中外合拍片不受進口配額限制,而且外方的票房分成比例能大幅提高。2018年5月中日簽署協議,明確以后獲得中日政府認可的“合作攝制電影”,可在兩國享受國產片待遇。類似的協議,中國已與英、法、意、西、荷、印、韓、加、澳等20多國簽訂。
  日本片商開始青睞中國市場,也是因為自2015年韓國影片無緣中國境內公映之后,暌違數年的日本影片密集入華,并取得不俗成績。比如《小偷家族》《你的名字》《墊底辣妹》,更不用說今年重歸銀幕的《千與千尋》。但這些片子多以買斷片身份入華,日方利潤寥寥,故急于拓展新的合作方式和出口渠道。
  據美國電影協會最新報告,2018年全球電影市場總額近千億美元,其中電影票房占42%(411億美元),略遜于數字化的家庭音像消費;2018年中國票房90億美元,緊追北美票房(119億美元)居全球第二。而中國的銀幕總數已突破6萬塊,穩居世界首位。
  相對于銀幕數,在中國公映的影片數量仍然偏少,亟需各國影片補充。2017年引進的印度影片《摔跤吧!爸爸》口碑爆棚,票房亦可觀。之后引進的西班牙電影《看不見的客人》、泰國電影《天才槍手》、意大利電影《完美陌生人》、俄羅斯電影《絕殺慕尼黑》,也都令人驚嘆。
  經歷了多年進口大片陶冶的中國觀眾,觀影品位早已大大提升。而且和別的地方一樣,越來越多的中國影迷開始訂閱流媒體服務商提供的視頻。那些不滿足于大屏幕上中國特供版或刪減版(如《環形使者》《被解救的姜戈》《鋼鐵俠3》《變形金剛4》)的影迷,完全可以在網上找到全球版一飽眼福。
  這樣的結構性變化,可能才是中國電影市場未來需要面對的挑戰和機遇。好萊塢并不可怕,需要正視的是時代潮流。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 比分网电竞比分直播 福彩3d过滤器最新版下载 皇冠比分直播90 北京麻将免费版 3d字谜图库 巴萨与皇马比赛比分 黑龙江11选5投注 第一策略配资 甘肃11选5遗漏值 浙江20选5 北京11选5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