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來”就是等死

作者:李少威 副主編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11-14
  年長者慈愛地對待年輕人,常說的一句話是:“不要急,慢慢來。”當對方業務不精時,他們會安慰說:“你還年輕,有的是時間。”
  我很少這樣說話,除非是在特殊情境下,為了避免對方情緒崩潰。因為我知道,“慢慢來”是一劑毒藥。這是我的血的教訓,年近不惑仍然所知甚少,就是因為一直以來身后少了一根狠毒的鞭子。而這“甚少”的一點之所以存在,還是因為自己抽自己—對無知的恐懼經常襲上心頭的緣故。
  為什么不能“慢慢來”?今天想用一種最殘酷的方式來回答這個問題。
  進化論倡導者拉馬克認為,環境會作用于生物,使它們產生某種需求和行為,這些需求和行為會促使有機體改變和創造一些器官。比如,當地上的草葉不足以維生,長頸鹿就要伸長脖子去夠樹上的樹葉,因此脖子就越來越長。
  這就是“用進廢退”理論。它似乎在告訴我們,沒關系,“慢慢來”,生物總是能夠隨著時間推移而進步的,只要時間夠長,鹿就會變成長頸鹿,總能吃到樹上的樹葉。
  達爾文可不這么認為,他的看法不是“用進廢退”,而是自然選擇。選擇意味著有許多選項,比如有脖子短的、脖子中等的、脖子長的……當然還有許多其他體型、結構特征的。只不過,最后是脖子長的勝利了,它把這一有利基因傳遞下去,于是我們最后見到的是長頸鹿。
  拉馬克和達爾文的區別在哪里呢?
  對拉馬克而言,環境變化了,個體就會發展出符合自身存活目的的能力,最終克服環境,生存下去;而在達爾文看來,只有極少一部分個體偶然擁有了克服環境的能力,生存下來,目的毫無意義,自然選擇不在乎你有什么需求和目的。
  真正殘酷之處在這里:拉馬克很善良,他說慢慢改變自己,總能活著;達爾文很冷酷,他說,有的個體“贏”了并不是因為慢慢改變,只不過是因為絕大部分都死光了,只剩下它。
  達爾文是徹底的無神論者、非目的論者,生物的世界受冰冷的規律支配,不考慮物種需求、道德目標,無所謂進步還是退步。所以他要說的不是“進步”,而是“適應”。適應的時間窗口是很短的,容不得你慢慢進步,沒等你完成“用進廢退”,你已經掛了。所以能夠剩下來的,都是由于突變,一下子適應環境的。
  達爾文也是個很善良的人,他并沒有用自然選擇學說去否定“用進廢退”理論,并且試圖兼容它。不過,在他死后一年,另一位進化論的大學者魏斯曼通過實驗,把拉馬克踢了出去。之后的現代遺傳學,也雄辯地證明了達爾文的“自然選擇”才是正確的。
  這就是“慢慢來”行不通的原因,慢一步就會被消滅,掉隊意味著死亡。
  我一貫是反對“社會達爾文主義”的,不主張把自然選擇學說直接搬過來解釋社會,但這是有前提的。前提有兩個:
  一是,要嚴格限制達爾文主義在人類社會的適用領域。它是可以適用于人類社會的,但只適用于競爭性的市場,“看不見的手”就是自然選擇機制。
  二是,盡管生存競爭客觀存在,必須承認,但要知道,生存競爭是無所謂道德性的,而人與動物之所以不同,就在于道德性。所以我們不能把弱者的苦難視為天理,而要盡力通過制度安排和道德建構去扶助他們。“社會達爾文主義”的問題就是不考慮“正義”。
  下面是結論:身在“市場”里,“慢慢來”行不通,“慢慢來”的人之所以沒有被淘汰和清理,是因為社會還具有道德性,他們是一群被救助者—盡管自己意識不到。
  人處競爭社會,就必須快速突變和適應,你的時間不多。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 排球比分直播体球网 幸运飞艇8码 qq麻将3元送7万欢乐豆 31选7今日开奖 申穆出资 sg飞艇是个人还是国家的 辽宁35选7 甘肃新11选5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彩 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韩国职业棒球比分 弈乐贵州麻将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