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暨融杭,強縣的野心

  隨著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背靠杭州的諸暨找到了新的抓手—“與杭同城”三年行動。

作者:本刊記者 胡萬程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11-19
  如果要問,國內有沒有一場長達幾十年的變革?
  除了改革開放之外,人們往往會提到中國的城鎮化進程。
  幾十年來,中國經歷了世界歷史上規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鎮化進程,卻沒有出現很多發展中國家都曾遭遇的貧民窟問題,這得益于成功的區域融合。
  郡縣治,天下安。中國縣域經濟總量超過總GDP的四成,作為城鎮化進程的第一線,鄉村和城市的結合點,縣的發展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每年的“百強縣”榜單,是一個很好的觀察切入點。其中又以長三角地區內形成的產業集中、具有明顯地方特色的縣城最為突出。
  2019年位列“百強縣”第14位,位于浙江省中北部的諸暨市是一個典型的塊狀經濟縣級市。大唐襪業、店口五金、山下湖珍珠等小鎮產業在全國乃至世界都有舉足輕重的份額。除了經濟輻射外,由楓橋誕生的基層智慧“楓橋經驗”,60年代以來保持著與時俱進的姿態,對外持續輸出治理理念。
  如何進一步吸納優勢資源,實現縣內的產業升級是諸暨近幾年發展的主要課題。隨著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背靠杭州的諸暨找到了新的抓手——“與杭同城”三年行動。
  
  從西施,到西湖
  23分鐘。直到記者坐上高鐵,從諸暨站到達杭州東站那一刻,才明白兩城之間究竟有多近。
  這輛來往于諸杭之間的高鐵名為“西施號”,每車次可乘坐1020人左右,早晚共四趟,時間集中在通勤時刻。諸暨市發展和改革局黨組成員周鈺告訴《南風窗》記者,在深度融入杭州都市圈的三年計劃中,交通建設是基礎和先行舉措。
  “交通不暢通,人才、資金、貨物統統進不來。加快綜合交通體系建設,是諸暨推動’臨杭城市’向’融杭城市’轉變的重要舉措。”周鈺解釋道,以前諸暨人去一趟杭州并不方便,70公里的路程坐綠皮火車要晃上2個多小時。
  而現在的諸暨,由經濟打底后,交通條件已今非昔比,海陸空一應俱全。打開地圖APP,你能看到繞著城區的紹諸高速就像一道蝶形線,這可是全國第一條縣級繞城高速路。蕭山國際機場諸暨航站樓的投入使用,直接滿足諸暨人的空中出行需求。500噸級的內河裝卸泊位的諸暨港,是“港航強市”戰略下的新成果。
  打出“雙城記”旗號的城市不在少數,深圳與香港、佛山與廣州、馬鞍山與南京,都因為臨近的區位優勢以及存在資源級差。和上述城市不同的是,諸暨和杭州,一個是縣級市,一個是副省級市。雖行政級別不同,但優良的交通條件是諸暨喊出“與杭同城”的底氣。
  在4月發布的“與杭同城”三年行動計劃中,諸暨市在交通對接上做出了更進一步的規劃。在通勤線路規劃上,除了杭州東站,也在研究與杭州火車南站和西站的線路對接,并啟動了杭紹城際鐵路諸暨段的建設方案研究。
  交通的時間成本降下了,經濟成本也要降。往返61元的高鐵票,一個月下來也是不小的支出。為了進一步吸引人才,普惠居民,諸暨市發布了《關于諸暨-杭州高速公路雙向通行免費的實施辦法(試行)》,規定2019年10月1日起一年內,諸暨至杭州高速公路試行雙向通行免費政策。
  在浙江農林大學暨陽學院任教的盧煒凌是第一個享受此優惠的杭州人。以往他來諸暨基本是坐學校的大巴車,但是需要轉車很不方便。現在減免了80元的高速過路費后,他開始自駕通勤,“明顯感覺到諸暨與杭州的融入感更強了。”
  不過目的是吸引人才的暫行政策,僅限于“在諸暨工作的杭州市民”。對于更廣大的“在杭州淘金的諸暨市民”,仍有政策放寬的空間。
  城市間的依附性發展,經濟發展度較高的一方的居民,往往容易產生“被攀親”的感覺。如何建立良好的溝通機制,展現自身城市優勢,讓對方“心甘情愿”地接納,這是門技術活。諸暨在這方面下了一番功夫。
  11月中旬,西施動漫形象設計大賽落下帷幕,諸暨帶著新出爐的“最美西施”與杭州西湖玩起了“西子聯動”,并在杭州地鐵一號線上打造了“西施車廂”。從高鐵到地鐵,背靠“西施故里”IP的諸暨,整合兩地文化旅游資源的同時,也利用喜聞樂見的文娛方式與杭州居民拉近了距離。
  
  近水樓臺先得“數”
  要想富,先修路。路修好了,剩下的是想想怎么富了。
  常年在“百強縣”榜單名列前茅的諸暨原本就不貧弱,2018年的地區生產總值達到1225億元,超千億的體量足以堪比一個弱地級市。這其中的財富,又以塊狀經濟的貢獻率最高。
  諸暨塊狀經濟的形成,與寧波、溫州、嘉興等地并無不同,得益于浙江省省管縣的財政體制以及接連幾次的強縣擴權。這一體制促成了浙江省內經濟發達的縣市,并誕生了很多特色集聚性產業。
  大唐街道的襪業是諸暨塊狀經濟的一個代表產業。據記者了解,這里的襪子產量占全國的65%、世界的35%,為世界最大的襪業生產基地。大唐街道的襪廠超過4500家,有大規模的工廠,也有小家庭式的作坊。在大唐想從事襪業很簡單,從原料、加工到包裝、出口,上下游配套服務一應俱全。然而就是這樣的“國際襪都”,近年來遇到了發展瓶頸。
  “尼龍襪、運動襪、船襪······市場流行什么,大唐就一窩蜂地做什么。為了競爭大家就打價格戰,結果利潤越打越低。”90后襪業從事者陳林告訴《南風窗》記者,“我父母那輩都不做品牌的,都是OEM,那時候一雙襪子賺不到一毛錢”。
  陳林祖輩遇到的問題,并非襪業單獨的問題。伴隨國際產業梯度轉移步伐不斷加快,人口紅利減少,產能過剩和無序競爭等問題是國內傳統產業面臨的共同問題。因為是通病,解法也大致相似——淘汰舊產能,數字化升級,做好品牌等。
  諸暨市經濟與信息化局投資裝備科科長楊杰敏告訴記者,近幾年為了淘汰過剩的低效產能,縣里關停了3000多家“低小散”企業。同時實施了襪業數字化轉型專項行動,積極研發生產智能化先進襪機,引進工程服務公司通過實現機聯網,通過大數據分析用戶喜好,建立可追蹤溯源的襪業智慧工廠。
  像陳林這一代的年輕人善于使用互聯網電銷,在電商店鋪的頁面設計、社交平臺的流量推廣上下足了功夫,現在店鋪全年的銷售額超過200萬,比父母之前的工廠翻了幾番。
  與襪業現狀相同的還有珍珠和五金行業。“沒有淘汰的產業,只有落后的技術。”楊杰敏認為,數字化轉型對于諸暨的傳統產業來說迫在眉睫。而背靠全力建設“數字經濟第一城”的杭州,諸暨沒有理由不“近水樓臺先得月”。
  作為國內最早提出發展數字產業化的城市,杭州的數字經濟基礎扎實,以阿里巴巴等企業為中心,形成了電子商務、云計算、大數據、數字安防等產業集群。如果能夠引進杭州的數字化人才及成熟的數字化解決方案,這對于擁有18萬家市場主體的諸暨,可預見到大跨步的效能提升。
  為了推動稅源、資金、人才引進,諸暨在杭州市濱江區籌建了“諸暨島”。這是諸暨首個離島式智商集聚創業園區,島的準入重點對象是杭籍高端人才、在杭工作創新創業領軍人才帶項目和稅源經濟企業三類。目前入駐企業26家,涉及智能制造、新材料、生物醫藥、互聯網等領域。
  同時,為進一步推動諸暨與杭州的創新資源對接,科技成果產業化落地,諸暨謀劃啟動了“一核一廊五園”布局的“G60創新轉化港”建設。諸暨市科技局詹曉春副局長表示,今后幾年,我市將通過轉化港建設,強化與杭、滬的資源優勢互補,實現“研發在高校,轉化在諸暨”、“孵化在杭滬,培育在諸暨”、“創新長三角,制造在諸暨”的科技創新一體化格局。
   
  敢闖的木陀
  作為縣級市,諸暨由紹興市代為管理。或許有人疑惑,為何不先融入地級市紹興,反而跳一級直接與副省級的杭州同城?
  這里的原因,既和諸暨本身經濟實力強大有關,也和當地的民風有關。
  目前諸暨在A股上市的企業有13家,在境外上市的企業有2家,上市企業數量位居浙江省前列。為更好利用一線城市的人才、資本要素,不少上市公司在杭州、上海設立辦公研發場所或子公司,力促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
  雖說南方人普遍含蓄,但在古越地區,諸暨人以民性質直、寧折不彎著稱。當地有言,“紹興師爺,諸暨木陀”,比起紹興人,諸暨人明顯心直口快。走在諸暨的大街小巷,寶馬奔馳屢見不鮮。也許正是這樣敢闖敢冒、敢作敢當的性格,才使得諸暨成為中國隱形富豪最多的縣城之一。
  傳遞財富,教育是最好的橋梁,這從諸暨人看重教育也可見一斑。為提升師資,諸暨教體局借用了“諸暨島”的思維,在杭州、上海等名校設立了人才孵化基地,并引進了杭州等地特級教師擔任顧問團隊,開展教師專業發展服務。
  諸暨教體局副局長陳九平告訴《南風窗》記者,諸杭兩地已組建了22所結對學校,其中不乏杭州崇文實驗學校、拱宸橋小學這樣的名校。截至今年,已邀請到80多位杭州名師名校長來諸暨教學交流。
  米果果小鎮,是諸暨有名的研學基地。在這里可以生存訓練,學軍,學農,吸引了很多中小學的師生來此旅行。優良的設施輻射到了諸暨四周,諸杭兩地學校利用城鄉的地域特點,開展優勢互補,共享學生的生態教育基地和社會實踐基地。
  “與杭同城”的進程中,諸暨并非只是單向的經驗吸納,也有著優秀的智慧輸出,“楓橋經驗”就是一個典型范例。
  20世紀60年代,“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矛盾不上交”讓楓橋鎮的基層治理經驗傳到了大江南北。而到了互聯網時代,“楓橋經驗”同樣與時俱進,借助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對基層治理工作進行了改良。
  “過去,’楓橋經驗’主要運用于公安、綜治等領域”,諸暨市政法委楓橋經驗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郭松浩說,“現如今,’楓橋經驗’從傳統鄉村治理向城鎮、社區治理延伸,企業治理、網絡治理和環境治理、農村土地經營權流轉等方面均有新的實踐。”
  “楓橋經驗”在杭州這座互聯網之都,也有著精彩的都市升級版。
  西湖法院的線上調減一次不跑,余杭網絡交易糾紛調解中心海量糾紛的化解之道,以及臨平街道社會服務管理中心的貼心服務,都曾被英國首席大法官科技顧問理查德·薩斯金看在眼中。在2018年《法制日報》的報道中,薩斯金甚至預言中國在法律技術領域將成為下一個領導者。
  “同城一體化”,是機遇也是挑戰。三年時間不長不短,是被吸納成小跟班,還是融合成共贏者,敢沖敢闖的諸暨人顯然有更高的志向。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一分赛车计划网 香港足球博彩即时赔率 手机打麻将作弊神器 真人麻将平台 爱玩棋牌官方网站 金殿棋牌开业多少年 辽宁11选5 时时彩网 丈夫加班赚钱 妻子沒一句好话 中国伊朗足球直播 手机看广告赚钱是真的吗 快乐10分 澳洲三分彩手机计划